首页 > 就想当个有钱人 > 第四十七章:秦峰闯大祸了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秦峰闯大祸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擂台赛战败后,洪大春养了一个月的伤。

伤好后,耿直的洪大春直接开了个记者会,承认他输给了慕容远,彻彻底底输了。

但是,他不承认现代武术会输给传统武术。

他不能代表现代武术。

得理不饶人的传统武术“大师”,以混远太极门李包锅和隔山打牛气功“大师”闫方为代表那一类人,直接在网上跳开了。

对洪大春使出苦练了五十几年的骂功。

秦峰对洪大春印象挺好,虽然两人属于不同阵营。

洪大春大大咧咧直来直往光明磊落的性格,让秦峰觉得,这个人值得交往。

看着网上那些跳梁小丑,所谓的“大师”,秦峰气得咬牙切齿。

就是这些人,就是这几颗老鼠屎,搞坏了传统武术这锅大粥。

人家真正有实力的,比如五大门派,都是默默不说话的。

略微思索计划一番,秦峰嘿嘿一笑。

该为传统武术清理下门户,整顿下这些所谓的大师了。

秦峰先找了混远太极门李包锅,李包锅七十来岁,每天就溜达到他的武馆露露脸,然后到茶馆侃大山。

此时,李包锅整在茶馆里说他当初怎么一人战胜三虎的故事,讲到激动处,李包锅一脚跨到椅子上,口沫横飞。

谁也不知道,此时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悄悄来到李包锅身边。

“哦?你打老虎,是这样打的吗?”秦峰一把揪过李包锅,抡起拳头往李包锅脸上招呼。

“砰砰”两声,李包锅瞬间成了熊猫眼。

“哎哟,疼死我了!”

“你不是很厉害吗?一个人能打三只老虎,怎么连我两拳都扛不住?”

“年轻人不讲武德,搞偷袭!”李包锅捂着脸,疼得睁不开眼睛。

“哦,那再比划一下?”

“你?你给我等着!”

李包锅捂着脸,狼狈地跑了。

“好,我就在这等着。”

说完,秦峰哈哈大笑,自顾自坐下,倒了一杯茶细细品尝。

李包锅就一个江湖混子假大师,秦峰看得出来,他一点内力都没有,甚至体力都比同龄人还要差。

没一会,所有混远太极门的弟子,浩浩荡荡跑了过来,各个凶神恶煞。

“哦,都来了啊,我倒要看看,李包锅那个假大师,都教了你们什么,一起上吧。”

混远太极门的弟子各个都是小年轻,血气方刚,大多都是精力过剩到处寻衅滋事被父母抓过来的,说是学习武术,其实只是让他们有点约束,不要为非作歹罢了。

看到秦峰的挑衅,各个都是好事的主,能这么被看轻?

二话不说,各个都抄起家伙冲了过去。

看得出来,这些小年轻都是狠人,有铁条绝对不拿木棍,有板砖绝对不赤手空拳。

秦峰哈哈大笑,站起来冲进了人群。

战斗来得很快,也停得很快,才十分钟,混远太极门八十多弟子,各个躺地上哼哼。

秦峰一根毛都没掉,甚至都不带喘气的。

李包锅前脚还准备看这个大个子怎么被揍趴下,后脚一看不对劲,立马掏出手机报警了。

警察过来的时候,秦峰暗骂李包锅是真孙子,江湖事,竟然还能报官?这家伙不讲江湖传统了?

既然这样,那还是先跑为妙。

临走还呛声李包锅:“别再招摇撞骗了,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茶馆里的吃瓜群众,激动得不得了,顺便把拍下来的视频直接发到了网上。

刚稍微平息的网络,都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呢,又瞬间炸锅了!

挖槽,一个人团灭整个混远太极门?

不对啊,这个人也是传统武术的套路啊~~

传统武术内部,自己搞起来了?

这个两米壮汉嗨过头了?

……

气功大师“闫方”这边,因为现代武术前段时间天天上门闹事,吓得她赶紧躲了起来。

好不容易风波平息,赶紧联络了比较熟悉的媒体,假惺惺推辞之下,又表演起了她隔山打牛的招牌气功。

最可怕的骗术,就是把自己也成功忽悠了的,闫方就是这种高手。

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弟子组成一个方阵,竟然在闫方轻轻一掌下轰然倒退十几米。

演得不能再假。

可闫方脸上却一副一代宗师的神情。

现场的记者朋友已经是一脸黑线,演戏都不带这么假的好不好。

闫方显然演戏上瘾,扬着手示意百来号弟子一起上。

“我来行不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人群中,一个足有两米高的粗壮汉子走了出来。

闫方皱着眉头,没听说有这么一个徒弟啊?新来的??

秦峰等闫方开口,三步两步走到闫方面前。

“好吧,就你吧。小伙子,虽然你人高马大,但你一个人势单力薄,为了不伤害到你,我用一成功力跟你切磋就行,你可要站好了,马步蹲好。”

说完,闫方象征性地运了下气,而后对着秦峰出掌。

秦峰一动不动……

闫方皱了皱眉头,这愣头青,不懂得配合吗?这时候应该连滚带爬后退个十几米才对啊,之前排练的时候没来吗?

“大师,你这掌力道不够啊……算了,你还是用100%功力吧。”

闫方有点生气,招生处主任怎么招的人,这么一个傻逼愣头青也招了进来?

随即,闫方使出双手,朝秦峰推了过去,并不断朝秦峰挤眉弄眼。

“大师,你的掌,还是没力气啊……你眼睛怎么了?眨来眨去的,进沙子了?算了,我借你点力气吧……”

说着,秦峰前脚往前一顿,瞬间一股巨大的力气传出。

双掌还贴在秦峰肚子处的闫方瞬间感觉不对,瞬间被那股巨大的力气弹飞,瘦弱单薄的身子滚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闫方哼哼唧唧起不来,骨架都快散了。

弟子一看不对,这家伙是来闹事的!

瞬间,黑压压一群人围住了秦峰。

现场的记者,本来对过来采访闫方一点兴趣都没有,奈何人家给的红包多,只得过来拍点视频回去交差。

没想到,现场来了这么一出踢馆的,真是踢出了他们的心声。

记者媒体纷纷提起十二分精神,架起摄像机开始拍摄。

连闫方哼哼唧唧躺地上的痛苦表情都捕捉到了。

闫方惊恐着大喊不让拍摄,现场保安也推搡着媒体让他们先离开。

奈何这个瓜太大太甜太吸引人,记者朋友还真不走了,怎么赶都没用。

……

秦峰看着黑压压一群人,那群闫方的弟子。

“你们,一起上吧,用你们的气功戳死我。如果戳不死我,我可是会一拳一拳把你们打趴下的哦。”

“干他!”不知道谁一声令下,黑压压的一群人朝秦峰动手了。

秦峰嘿嘿一笑,又可以畅快淋漓打架了,这样打架真爽。

战斗没持续多久,就在媒体记者惊愕不已的眼神里结束,算上互相呛声的环节,也才十分钟不到。

虽然知道闫方战斗力不行,但她那百来号弟子可是实打实的,各个都是年轻人。

结果呢,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后,才发现,各个都是草包。

秦峰一点伤都没有,还不带喘的。

那百来号人都跟他们的师傅一样,躺地板哼哼唧唧。

没一会,熟悉的警声又传来。

秦峰叹了口气,这些人,还说自己是江湖中人,这点江湖规矩都不懂?

江湖事,从来都不劳烦官府的……

秦峰走到闫方面前:“别再对外说你是气功大师了,传统武术这边,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群人,才搞得乌烟瘴气。下次还敢托大,说你是气功大师,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服可以来找我,我是崆峒派秦峰!”

说完,秦峰赶紧跑了。他可不想留下来应付警察,破事太多。

开开心心回到武术协会,他的师傅秦鹤已经在武术协会等他。

看到秦峰,秦鹤气不打一出来:“孽徒,还不跪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

秦峰唯唯诺诺,赶紧跪在秦鹤面前。今天打假之事,想必被秦鹤老人家知道了。

没一会,实习警察陈若曦也到了:“今天接到辖区两起报警,说秦峰蓄意伤人。证据呢,整个网络上都是证据。”

秦峰哭丧着脸,不停朝慕容远挤眉弄眼。

慕容远赶紧撇过眼神:“我虽然也是你师傅,但只负责教你武功,具体你还是问下你秦鹤大师傅吧,这个我没办法。”

到底还是曾安好用,曾安叹了口气,掏出电话叽里呱啦了一番,大意是江湖上门派切磋之类,希望警方尊重江湖行事法则云云。

没一会,陈若曦就接到了电话,挂上电话对秦峰说:“警方那边已经做出不立案处理。这种事情,下次小心点,不然我也很为难啊。都算是熟人朋友了,我是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秦鹤对陈若曦行了个江湖礼:“谢谢陈警官,放心,没下次了,还有下次,看我不打断这家伙的腿!秦峰,跟我回去崆峒派,面壁三天!”

秦峰一听只是面壁三天,开心得像捡到五百万似的。

等陈若曦走后,慕容远拉秦峰到一旁:“这事,你做得不地道啊……”

“师傅,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不敢了……”

“那你知道你错哪了吗?”

“我错在不该打架,不该去揭穿人家假大师的身份。”

“不对!你错在不该光明正大去揍人家!秦峰啊,好歹你也是崆峒派座下大弟子,你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做有损身份的事呢。你真看不爽人家,就趁四下无人,拿个麻袋,趁着夜黑风高给他套上,想怎么揍就怎么揍,还没人知道是你。哎,你说,这样做多简单,也没这么多后续的破事。”

秦峰一听,思绪有点转不过弯:“师傅,你是说,我错不在揍了人家,而是错在光明正大揍了人家?”

“还算你聪明,一点就通。你比秦雄聪明多了。”

“师傅,不带这么夸奖人的吧,拿我跟我傻弟弟比较?赢了都算输……那,师傅,还有几个假大师,要怎么处理?”

“随便你,只要你不觉得累爱咋整咋整,但记得,夜黑风高夜,才是揍人时。”

“嘿嘿,夜黑风高夜,才是揍人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