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当个有钱人 > 第五十九章:捉奸在床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捉奸在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容远很无奈,他凭空多了个七十岁的徒弟;

李依珊很无奈,她被七十岁的觉允大师叫师娘;

释延悟很无奈,他一个三十岁的人,要叫二十二岁的慕容远师祖。

回去的路上,慕容远左手拿着琉璃盒,右手捧着红珊瑚,心情乐开花。

李依珊开着车,从后视镜看着乐成傻子的慕容远。

“你没事吧?彩票中奖了?对了,问你一个事,刚你治疗释觉允主持时,是不是用了内力?感觉不像是你之前对我师傅说的,通过什么穴位按摩治病,你双手压根就没动!”

“哇塞,好老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用的就是内力。”慕容远盯着红珊瑚,漫不经心地说。

“给我正经点,那你说说,内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自幼习武,没见过内力长什么样子!”

“好老婆,你想知道内力长什么样子?”

“对,迫切想知道!”

“好,那我们等下找个旅馆,开间房,我跟你说。”

“流氓!臭流氓!你想干嘛!!虽然让你叫我好老婆,不代表你可以对我乱来!我们还没结婚呢!”

李依珊说到结婚二字,脸不自觉红了。

“额,你别想歪了!忘了我治病的规则了吗?密闭房间!!不要用你肮脏的心思污蔑我崇高的人格!”

“额,崇高的人格?好吧,我错了,对不起!可我们现在在高速路上啊,哪有旅馆,再说了,也快到我家了!”

“哦,好吧,那你直接开到你家吧。”慕容远看着手上的两个宝物,有点心急,他想赶紧享受这两样宝物。

刚帮觉允打通任督二脉时,觉得不是很疲劳,帮李依珊打通任督二脉应该不是问题。

升到兽灵级内力,果然内力的充盈感就是不一样。

李依珊猛踩油门,一路一百五十迈,拐弯都不带减速的!

知道什么是翻江倒海吗?慕容远现在就是!昨天吃的饭,因为晕车吐得干干净净!

小轿车这东西,快是快了点,就是晃起来有点难受。刚上车还有点新鲜感,没晃两下,就连昨天吃什么都能从呕吐物中看出来。

慕容远尝试了很多次,就是解决不掉晕车的习惯。

到李依珊家,已经晚上11点。李依珊父母已经早早睡了。

李依珊对慕容远比了个嘘的动作,带着慕容远轻手轻脚地溜进房间。

“好老婆,你不是想知道内力是怎么回事吗?我帮你打通任督二脉你就知道了。只是,你可能要等我下,我得先运功调息下,下午帮觉允住持打通了任督二脉耗了点内力。我手上的这两个可是宝贝,对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不值钱的东西,但它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啊!我现在需要它们,提升我内力。”

“哦。那你先,我不急,我等你。”李依珊搬了把椅子坐上去,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慕容远。

“嗯,那我先运功调息了,估计要等我一会。”慕容远说完,双腿盘坐,一次性将红珊瑚和琉璃盒放于双掌之间,开始吸收宝物的内力。

看着入定后的慕容远。

李依珊有点惊奇,又有点害怕。慕容远进入吐息状态后,整个人的头顶都在冒烟,脸庞时明时暗,额头的汗珠,一流出来就瞬间蒸发成蒸汽。

手上的两件东西,琉璃盒子和红珊瑚,也跟着慕容远脸上时明时暗的频率一起发光。

整个房间,被蒸汽弄得跟桑拿房一样。

李依珊觉得好热,又不敢开空调,怕影响到慕容远。又不敢离开房间,怕等下慕容远把房间给烧了。

房间已经热得让李依珊受不了,毕竟她没内力保护肉体。

不得已,李依珊只能一件件脱衣服,到最后,只剩下一套内衣裤……

可,还是太热了……

当时间慢慢消逝,温度终于慢慢回归正常,墙上的闹钟,已经指向凌晨五点……

慕容远缓缓气息微动,双手抬起,做了收手式,深呼吸一口气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啊啊啊,好老婆,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什么都没穿!”慕容远看着近乎赤身裸体的李依珊,惊讶地大叫。

李依珊赶紧冲过来,捂住慕容远的嘴巴:“嘘,别吵,等下吵醒我爸妈了,看你怎么办!”

可是,还是晚了,李依珊爸爸,李记古玩老板李涌江,本来就因为最近夏城古董失窃案而烦恼不已,这几天几乎天天失眠,凌晨五点了,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刚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突然听到女儿房间里传来男人的声音,以为招贼了,赶紧推醒熟睡的妻子,两夫妻拿着平底锅和铲子,蹑手蹑脚地靠近李依珊房间,猛地破门而入!

眼前的一幕,有点辣眼睛……

什么情况!自家的女儿和一个男孩子,窝在一张床上!

女儿衣衫不整,只穿着一套内衣裤!

男孩满头大汗,衣裳凌乱!

啊,辣眼睛辣眼睛,李爸爸李妈妈,羞得赶紧关上了门!

李依珊也羞得赶紧扯了个杯子裹起来,可是,已经晚了,都被爸爸妈妈看到了……

大厅里,慕容远危巾正坐,接受李依珊父母的灵魂拷问:

李依珊爸:慕容远吧,也算见过几面了,几岁了?哪里人?

李依珊妈:在哪高就?家里几口人?几套房子几辆车?

慕容远:叔叔阿姨,你们误会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好老婆,哦,不,说错了,李依珊,你赶紧过来跟你爸妈解释下啊!

李依珊爸:什么,好老婆都叫上了!心塞,养了二十年的白菜,莫名其妙就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猪给拱了……小子,赶紧回答我和你妈,不不不,我和你阿姨的问题!

慕容远:我叫慕容远,二十二。目前算是无父无母,无房无车,无业游民,待业状态。哦,不对,虽然我还没领到工资,但也算有工作,我是武术协会秘书的保镖。

李依珊妈听了,匐在李依珊爸肩膀上开始抽泣:“完了完了,我们家女儿,没近视啊,哪只眼睛瞎了,看上了这莫名其妙的孩子……”

“阿姨,您别伤心,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慕容远安慰道。

李依珊爸:“睡都睡了!怎么,想赖账?告诉你,我可不允许!”

“哎,我说,你倒是解释解释啊,我都越描越黑了。”慕容远无奈地对李依珊说。

“我能有什么好解释的,就老爸老妈看到的那样咯。你完了,你敢不对我负责,我爸妈会打断你狗腿的!”李依珊嘻嘻哈哈地,对着慕容远说。

李依珊通过这段时间跟慕容远,渐渐的,也喜欢上了慕容远。

虽然他有时玩世不恭了点,也没个正经,但真心是靠得住的男人。

慕容远无语了,调侃李依珊,说她是好老婆,仅仅只是调侃啊。这丫头,还真当真了?

“好吧,那就选个黄道吉日,把你们婚事给办了吧。”李依珊爸爸叹着气说。

叔,我能说不吗?慕容远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怎么有种,掉进陷阱掉进贼坑的感觉?这感觉,还越来越明显了……

回到武术协会,慕容远脑袋嗡嗡的,好歹吸收了两个灵物的灵气,也算不亏。

貌似还没帮李依珊打通任督二脉……

至于李依珊父母说的,选个黄道吉日,这可咋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