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当个有钱人 > 第七十七章:杨蓉的怪病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杨蓉的怪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事这么吵!”

段飞披着一件许文强同款外套缓缓走下楼梯,外套无形中给段飞的气场加分了很多,只是这大夏天的,不热吗?

老鼠须男子看到段飞下来,跟见到亲爹的似的,眼眶红通通,就差扑上去搂着哭了。

刚见识过武术协会这群人恐怖的战斗力,要不是膀胱有力,早吓尿了。

段飞再晚点下来的话,估计他的屎都要被打出来了。

看到满地板躺着哼哼唧唧的兄弟,段飞皱起了眉头,这些安排在总部的人,可是精英级的,各个都是会使用内力的高手,放在日常斗殴,一个顶十个那种!

眼下却跟孙子似的,躺地板了……

“各位是武术协会的吧?我段飞貌似跟各位井水不犯河水,没招惹你们吧?”

宋飞鹰站了出来:“是没招惹我,但招惹我李师兄了,刚刚就是你们的人,去揍了李师兄他爹,这账是不是该算算?”

李一鸣看着段飞,眼里冒火。

这家伙刚到李氏集团的时候,李一鸣看他眼神怎么看就怎么不对,这家伙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心计!

可劝过李国原,结果李国原不听,只是一厢情愿觉得能掌控得了段飞。

结果呢,小老婆被拐,公司被占。

沈娇娇随后也款款走了下来,倚靠段飞身边。

宋离一看沈娇娇那谄媚样,小暴脾气直接不干了,盯着沈娇娇喊了声:“无耻!”

“你骂谁呢!”沈娇娇瞪着宋离。

“我骂谁自己心里有数,已经是别人老婆了,结果呢,派打手殴打自己老公,还光明正大伴小白脸,水性杨花!”

“你!段飞,给我打她!”

段飞将内力调至眼睛看着众人,发现现场武术协会的人都是导灵级的,甚至一半的人连导灵级内力都没到。

看到这样的现状,段飞也就不客气了:“各位,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不吃点苦头,你们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呢!一群导灵级渣渣,我可是羽灵级内力!”

慕容远装着吓一跳的样子:“羽灵级高手!我好怕!段爷,可不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你把我们当成屁给放了吧……”

“怕了?想走?已经晚了,你得问问我这些躺地板的兄弟答应不答应!”

“那你等我们下,既然要开打,我们协商下,派谁出来跟你切磋。”

说完,慕容远转过身,召集一票徒弟,围在一起叽里呱啦起来。

段飞气得火都要冒出来了,太瞧不起人了?还协商下?还只派一个人?全部上都可以!

对于羽灵级的段飞,几个徒弟不是很有把握打赢,毕竟现在有打通任督二脉升级到导灵级的,也就宋飞鹰、秦峰、李依珊、李一鸣、曾宇彤、李嫣和宋离,秦穷、秦雄和刑天一都还没升上去。小泉让虽然没内力,但战斗力勉强可以打平泉灵级内力者。

说真的,让这些人跟段飞切磋,慕容远不是很放心。他刻意隐藏内力,让段飞以为他也是导灵级内力者,就想扮猪吃老虎,出手教训教训段飞。

可是,偏偏李一鸣要出战,咬死要出战,谁劝都不听的那种!

慕容远叹叹气:“好吧,你出战可以,但发现打不过就撤。以你的能力,现在要打赢段飞压根不可能,这样吧,让李依珊帮你,她的灵瞳之眼可以帮到你很多。”

慕容远咨询段飞,派两个人出来对战可不可以?

段飞露出轻蔑的狂笑:“一群渣渣,不要说两个,你们一起上都可以!哪两个想先上来送死尽管上!”

李依珊和李一鸣站了出来。

“李一鸣,别说我没念你爸的面子,你自己想死我,我可是拦着你了的!”

“别提我爸,你没资格提他!”

“好!那你就给我躺下吧!”

说完,段飞朝李一鸣冲了过去!

李依珊盯着段飞的内力流动:“看不出来,段飞瘦瘦的身板,竟然练上三路功夫,小心他的拳头,注意躲避!内力都集中在拳头上了。”

“知道了!”

李一鸣听了李依珊的话,刻意退让,跟段飞保持五米远。

段飞怎么追,李一鸣就怎么跑,被逼墙角的时候,李一鸣就施展轻功水上漂,直接飞窜到夹层上。

总之,就那么上蹿下跳纯躲避,也不发射飞刀。

段飞的拳头是真厉害,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就连水泥柱子,被他拳头砸到也砸出了一个小坑。

这破坏力,如果真砸到李一鸣,估计基本就一命呼呼了……

好在,这家伙升级所有属性点都加力量了,敏捷是一点都没加,速度就比正常人快了那么一点点,在武者眼里,那速度跟老弱病残差不多。

“孙子,你就只会躲避吗?”段飞气喘吁吁看着李一鸣。

“不急,先溜溜猴。”

“你!等下你就猖狂不起来了!”

慕容远看着段飞,这家伙内力等级是很高,能修炼到羽灵级的都不是普通人,奈何这家伙只注重内力修炼,拳脚功夫差得一塌糊涂。

正常来说,内力和功夫哪怕再偏科,也不会偏成这样。

“喂,段飞,你是无量派的吧?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还有一对师弟,叫陈冲和陈寅。”

段飞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容远。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我就说你内力怎么那么高!你们无量派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后来传到陈冲和陈寅父亲那一代,或者是陈掌门觉得你更有资格当无量派掌门,或者是你巧取豪夺让陈掌门将内力给了你。后来你就到你们组织当了夏城副堂主,可你也不想想,你这一走,无量派基本就玩完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组织的!你到底是谁!”段飞露出了惊恐之色。

猜出他是无量派门徒这件事,已经让段飞足够惊恐。没想到,慕容远还知道他们组织的事!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事,你打不过李一鸣的,收手吧。”

“不!我不信,我堂堂羽灵级内力,会打不过导灵级渣渣!”

“你的天分适合内力修炼,不然陈掌门也不会将你视为下一代掌门人而将内力传授给你。但是,你功夫不行!”

段飞脸上露出窘迫,随即,朝李一鸣攻击而去!

他要证明,他是最厉害的,他不容许这些渣渣,质疑他的能力!

李一鸣掏出飞刀,朝段飞投射过去。

那是他的绝招,十连发,带着内力的那种!

飞刀快如闪电,段飞一愣,随即停下了脚步,眼见躲避不及,惊恐地双手抱头。

这阵势,一看就没跟真正内力高手过招过那种,典型的中看不中用。

没想到,段飞的这一惊慌,竟然潜意识里将内力调了出来,形成了一层内力保护罩。

“吭……”飞刀射在保护罩上面,被格挡了下来。

慕容远面露精光:“哦?竟然无师自通学会了金钟罩?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段飞探出脑袋,不可思议看着这一切,他还以为他死定了。

“李师兄,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们上了!”旁边的宋飞鹰不耐烦了。

李依珊盯着段飞的金钟罩:“段飞的下三路脉络比较弱,应该是从来没修行下三路。他形成的金钟罩,下路灵气比较淡薄,你十连发同时攻击下路同一个地方,应该能破他的防御!”

“知道了!”

李一鸣缓缓掏出飞刀,将内力注入飞刀。

随后猛地朝段飞射过去。

对于段飞,李一鸣有太多恨,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吭吭吭”几声,飞刀竟然先后命中段飞右大腿位置的同一个地方,可惜都被金钟罩格挡了下来。

终于,第十发飞刀贯穿了金钟罩,直接扎到了段飞右大腿。

瞬间,段飞右大腿血流如注!

段飞痛苦地捂着受伤的右大腿,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一鸣。

“收手吧,你打不过我的。”李一鸣看着段飞。

段飞想不明白,他一个羽灵级内力者,还真被导灵级渣渣打败了。

慕容远趁段飞愣神的功夫,一记轻功快速闪现到他面前,而后蓄力食指,使出一阳指,轻松破了段飞的金钟罩后,点了段飞的穴位。

瞬间,段飞不动了……

“你是谁?你怎么能轻松破金钟罩?你不是才导灵级内力者吗!”

慕容远嘿嘿一笑:“谁跟你说我是导灵级的了。”

这时,赖昌带着大票人马赶到,见地板一堆李氏集团的打手都躺地板只剩哀嚎的力气,段飞更是直接被点了穴道。

“慕容兄弟,干得好!”

“承让了,这段飞太欠收拾,一个不小心没忍住,让你见笑了。”

“没事,那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段飞我带走。”

说完,赖昌对下属使了颜色,两个人上前,架着段飞走了。

沈娇娇吓得花容失色:“你们别乱来,我警告你们,你们别乱来哦,我可是报警了的!”

正说着,四面八方浩浩荡荡来了一群人,估计一下,这人数都不下一千人了,都是清一色年轻力壮小伙子。

段飞和沈娇娇像见到救星一般:“我们救星到了,你们快放了我们,给我们磕几个响头,心情好我就放了你们。”

“给你脸了是吗?给你脸了是吗?”秦雄走到段飞面前,左右开弓,啪啪啪抽起段飞耳光。

段飞想护住脸,奈何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没一会,段飞稍显英俊的脸,就被秦雄抽肿了,跟猪头似的。

赖昌示意下属动手,被慕容远制止了。

慕容远的下属一看都是内力运用者,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眼下,慕容远的徒弟们看到这一千个移动沙包,眼睛都直了,刚刚还没打过瘾,现在总算能放开打了!

慕容远叹叹气:“去吧,老规矩,别断手断脚……”

“遵命!”

众徒弟,眉开眼笑冲入人群……

“啪啪啪……”

“哎呀、哎呀、哎呀……”

惨叫声此起彼伏……

战斗没持续多久,眼见快收场的时候,警铃声响起,十几辆警车呼啸而来。

其实早在十分钟前,片区警察就接到报警赶到现场了。

只是看到这黑压压一片斗殴现场,片警吓得咽了一口气,他怕我现身当出头鸟会被人殴死,连忙又打了110,请求特警帮忙。

来的警察,是一堆特警。陈若曦也来了,她刚调到刑警大队,上面的人让她出来协调特警,历练历练。

楚中天也来了,陈若曦出警,他必然要跟,谁叫他喜欢陈若曦,所以心甘情愿当陈若曦的舔狗。

楚中天看到慕容远,眼里一股无名火!

可是陈若曦却跑到慕容远前,跟慕容远聊起天来。

这让楚中天更加火大。

“警察同志,你们终于来了!快救救我们!”段飞和沈娇娇看到警察,像看到了救星。

楚中天走上前:“你们还有没有王法!大白天聚众斗殴,还公然绑架公民!”

“小伙子,有些江湖事,官府不是很方便管的”,说着,赖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没一会,楚中天就接到了局长电话,让他们收警,这件事当做没发生过,局长还叮嘱楚中天别立案。

楚中天盯着赖昌的人,将段飞架走……

沈娇娇看到这阵势,吓得脸色惨白。

赖昌看了一眼沈娇娇:“放心,我不打女人,念你还是李国原妻子,你继续当你李氏集团董事长。如果你还打李国原主意,下次我就不会这么慈悲了!”

武术协会几个人,打得很过瘾,见没什么事了,也回了武术协会。

李一鸣没回武术协会,他来到医院。

病床上,躺着昏迷的李国原。

李一鸣抱住母亲:“妈,等爸身体好了,你接他回家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