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当个有钱人 > 第九十二章:天地酒楼又有人闹事了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二章:天地酒楼又有人闹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会长!快来救我们,我们被人袭击了!”崆峒派掌门秦鹤打电话给曾安,惊恐地说。

曾安刚想问怎么回事,电话已经挂断,再拨打过去,已经提示关机!

曾安心里隐隐产生了一股不详的感觉。

曾安火速集合了武术协会所有的人,并告知了崆峒派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峰、秦穹、秦雄三兄弟,听到自己的门派可能有危险,待自己如果亲生孩子般的掌门可能有危险,心一黑都争着要往崆峒派赶,被其他人死命拉住才停了下来,三个人焦急地坐立不安!

一番交代后,慕容远带着徒弟:秦家三兄弟、宋飞鹰、小泉让、李一鸣,往崆峒派赶。

刑天一刚好改良了第二代铠甲,也表示想跟师兄们前往,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慕容远想了想,就同意了。

崆峒派位于浙省,离夏城六个小时车程。

秦家三兄弟呆在车里,如坐针毡!

他们三兄弟,自幼在崆峒派长大,那里,是他们的家!如果崆峒派告急,他们能不急吗?

火速赶到崆峒派后,偌大的崆峒派,竟然空无一人!

崆峒派内陈设井然有序,一点都不像打斗过的样子。秦峰连续打了十几个师兄弟电话,都提示关机。

他们的师傅,崆峒派掌门秦鹤,也生死不明!

秦家三兄弟,心如刀割!掌门秦鹤,可是比亲爹还亲的!从小到大,将崆峒派所有孩子,都视如己出,精心培育!如今,掌门生死不明,秦家三兄弟能不急吗?

慕容远拍拍秦峰的肩膀:“现场排列来看,可以看出,对方不是要取崆峒派人的性名。他们只是把所有人掳走了,这么做应该是另有目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你们的师兄弟,以及你们师傅都是平安的。”

秦峰点点头:“但愿如此。”

慕容远电话响起,是曾安会长来电:“阿远,你们火速赶往武当!刚武当派掌门宋墨也来电请求支援,我再拨打过去时,电话又关机了!”

“什么!武当有危险了!”慕容远惊呼!

这次,换宋飞鹰坐不住了!

崆峒往北,就是武当。没想到,这伙人,速度这么快,前脚刚踢了崆峒,后脚又伸到武当了!

“武当往北就是少林,我已经通知少林加强戒备了!对了,我刚打四川峨眉掌门尹若若电话,电话关机,峨眉派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这次这个敌人,是有针对性地打击我华夏武林!”曾安在电话那头生气地说。

“我们这就赶往武当!”慕容远挂上电话,顾不上休息,又火速赶往武当派!

他们再一次扑了空,赶到武当派时,整个武当派跟崆峒派一样,家具陈列整齐,人员却消失不见。

宋离先慕容远一步到达。

此刻她正蹲在武当派大堂中间,掩面而泣!她的父亲,武当派掌门宋墨,生死不明。

宋飞鹰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在那哭泣,心如刀割。他走过去拍了拍宋离肩膀。宋离看到是宋飞鹰这个师兄,站起来,抱着宋飞鹰痛哭流涕!

“不好!少林寺有危险!我们赶紧去少林!”

果然,当慕容远到少林寺山脚下的时候,曾安打电话过来,说释觉允打电话求助,敌人攻过来了!

慕容远挂上电话,恨恨地说:“这下你们跑不掉了吧!徒儿们,敌人就在山上,我们赶紧过去帮忙!”

少林寺里,所有人都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仅剩住持释觉允和释延悟在苦苦支撑!此刻他们两个,已经筋疲力尽,仅剩一口气支持。而围攻他们的人,却像猫玩耗子似的。

释觉允是导灵级内力,释延悟仅仅只是普通武术修行者!

来犯之人,都是兽灵级高手!个个都是吃了黄泉果实的面向狰狞的光头壮汉!

当慕容远一行人感到现场后,慕容远和那拨吃了黄泉果的人,都有点错愕!

李一鸣等几个徒弟,赶紧过去搀扶住了释觉允这个老师弟。

慕容远生气地拽紧拳头:“我就说,当初在文挚那的时候,看到的黄泉果服用者起码有两百人,怎么后面才三十几人投奔到武术协会。说吧,你们是什么目的?”

袭击少林的领头人,傲慢地站了出来,这个人,竟然是武当的杨铁!宋飞鹰的师弟,也是当初在武术大赛被慕容远一招打败的人。

此刻杨铁也面目狰狞,关节肿大,且头发一根不剩,一看就知道,这货也吃了黄泉果!

“我还以为是谁呢,慕容远是你啊。怎么,过来送死?”杨铁不屑地看着慕容远。自从上次武术大赛输给慕容远,他一直耿耿于怀,努力训练,希望有朝一日,能打败慕容远,一雪前耻。

可是,无论他怎么训练,总是没有打倒慕容远的实力和信心,直到他吃了黄泉果!

因为在文挚那边,杨铁的武术造诣最高,文挚提拔了杨铁当参统,相当于大队长一职。为表示惜才,文挚还费了一番心力,帮杨铁内力提升到了羽灵级。

慕容远到文挚那边时,杨铁刚好被外派抢夺各地剩余的雪莲之泪,两人才没碰到面。

如今的杨铁,凭借羽灵级内力,根本没把慕容远看在眼里,果然是自己太过强大了。这小子,还只是泉灵级内力,对别人来说,泉灵级已经很强大,但在自己面前,只是蝼蚁而已。

慕容远皱着眉头看杨铁,无所谓他怎么贬低自己,自己本来就是为了隐藏实力,才刻意伪装成泉灵级内力而已的。

这个杨铁,如今确实很强,仅凭他一人,就血洗武当和少林两大门派!

所以,面对慕容远时,他表现出了对慕容远的不屑。如今他的实力,膨胀得自己都害怕!

这股实力,足以让他疯狂!

慕容远正要说话,宋飞鹰冷冷地站出来,拦住了慕容远。

宋飞鹰眼里,出离愤怒!

杨铁和宋飞鹰,自幼在武当长大。武当掌门宋墨,将他们俩一起抚养长大,宋墨对他们来说,是亲爹般的存在。

可是,杨铁却大逆不道,袭击武当,掳走宋墨掌门!

一向话唠般的宋飞鹰,此刻冷峻地冷眼盯着杨铁!

此时的宋飞鹰,还是刚升级到泉灵级不久的修为,泉灵级打羽灵级?拿什么打?那不是打架,是找虐!

后一个等级的内力是前一个等级的十倍,哪怕武功招式能领先,在绝对内力碾压的实力面前,武功招式完全就是花架子。

就好比一个三十几的小毛孩,跟一个两百斤的壮汉比武,哪怕这小毛孩武功再强,哪怕这壮汉一点武功都不会,在绝对实力面前,小毛孩也会被壮汉拍扁,扁得妥妥的。

“没事,师傅,我有分寸。杨铁让我来对付,请你务必别出手!”宋飞鹰恳求着慕容远。

“我知道你满腔热血,也满腔愤怒,但热血和愤怒提升不了实力……”

“杨铁,宋飞鹰想跟你打,我没意见,但是,可不可以等我十分钟,算了,五分钟就行!五分钟后,我放开手让你们两人打!”

杨铁玩味地看着宋飞鹰,这家伙,以前在武当,仗着他是大师兄可神气了,处处跟他作对,这时候不找回点场子怎么能行:“行,等你五分钟!”

“好的,说到做到,可别食言!”

慕容远说完,进入冥想,没一会就身形化虚进入了心海。

他要赶紧提炼内凝丹给宋飞鹰服用。

前段时间曾安帮忙找了些上好的阿胶和鹿茸,配合心海里的灵药,应该能提炼出内凝丹了。

心海里的那对梅花鹿和毛驴,慕容远还不敢动,那是用来下崽的,贸然杀了,就太对不起自己冒生命危险带进心海了。

宋飞鹰是孤儿,从小无父无母,被人遗弃在武当山,宋墨捡到后,给他取名叫宋飞鹰。

杨铁是个弃婴,四岁那年,被父亲送到武当山练武,从此杳无音讯。

武当掌门宋墨就一个女儿,妻子生完宋离后大病一场,就撒手人寰。宋墨视宋飞鹰和杨铁为己出,宋离也当宋飞鹰和杨铁为亲生哥哥。

宋飞鹰最大,杨铁第二,宋离最小。

此刻,宋飞鹰眼里冒火,冷冷地盯着杨铁!

杨铁看着宋飞鹰,也是一脸不屑。

“你还是回去吧,你才泉灵级,等下小命折我手里,宋离小妹妹可是要心疼的。已经一分钟了。”

“师傅他老人家,被你抓哪里了!”宋飞鹰冷冷地问道。

“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放心,好吃好喝好睡的,都管够,渴不了饿不着。”

“杨铁,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可以恳请师傅,对你从轻发落!”

“我杨铁,不需要你怜悯,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才泉灵级,没资格对我说教!已经两分钟了!”

“看来,你打算执迷不悟下去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古话语权都是掌握在胜者手里的,你要数落我赢了我再说。”

“你!你对得起师傅对你的一番栽培吗!”

“别拿那老家伙压我,从小到大,什么好东西都给你,我得到了什么!两分半了!”

“那能怪谁,还不是要怪你自己,心术不正,师傅已经苦苦劝你多年了,你还是一样知错不改。”

“磨磨唧唧,三分钟了,我决定不等慕容远那家伙了!你受死吧!”

说完,杨铁撒开脚步,朝宋飞鹰冲了过去。

宋飞鹰愣了下,在杨铁霸道的气势下,竟然呆住了,都不知道避让了……

拳头,眼看着就要招呼到宋飞鹰脸上!

“嘭”!两个拳头正面碰撞到一起!

慕容远及时回到了现实世界。

他早料到杨铁那鸟人绝对不会遵守信用,所以一进入心海后,慕容远就催发内力炼丹,总算三分钟内炼制出了十二颗内凝丹。

导灵级升级泉灵级只需要一颗内凝丹。泉灵级升级兽灵级需要十颗内凝丹。

慕容远手里的内凝丹,只够宋飞鹰升级到兽灵级……

杨铁被慕容远的拳头震退了好几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慕容远。

从刚刚慕容远凭空消失,杨铁就知道慕容远绝对不简单,所以才笃定心思,提前终结了宋飞鹰,以免夜长梦多。

没想到,还是被慕容远搅和了。

慕容远拿出十二颗内凝丹,递给宋飞鹰:“吃了吧,提升你内力的。”

宋飞鹰接过丹药,吞服了下去。

瞬间,一股浓郁的灵气从宋飞鹰喉管释放开,钻着宋飞鹰的奇经八脉往丹田穴涌去。

待丹田穴暴涨得快要破掉的时候,宋飞鹰的内力终于提升到了兽灵级!

十颗内凝丹就足以升级到兽灵级内力,多吃了两颗,此刻的宋飞鹰,丹田穴还是暴涨的感觉。

宋飞鹰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全身充斥着黄色光芒,升级后力量的提升,让宋飞鹰有了战胜杨铁的信心。

慕容远叹叹气,刚升级上去的人,基本都是莽汉,那不是自信,是自妄……

随即,宋飞鹰缓缓催动内力。右手一抖,一把做工精良的剑瞬间出现在他手上。

宋飞鹰几乎将所有内力都倾注在剑上,顷刻间,整把剑散发着幽幽兽灵级黄光!

宋飞鹰猛地朝杨铁刺去,剑指咽喉!

“师兄,你用武当的无极剑法对付我,太小看我了吧,这套剑法我从小学到大,造诣不比你差。”杨铁说完,不闪不避,在剑刃就快碰到咽喉时,两根手指瞬间夹住剑刃,而后稍微使了点力,剑刃瞬间断裂为二!

宋飞鹰错愕不已,闪退到一旁,看着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剑,竟然被杨铁轻轻松松折断。

“师兄,别费苦心了,就算你升级了,你也才区区兽灵级,打不过我的。乖乖投降,以免受苦。”

宋飞鹰叹叹气,将短剑丢在一旁。

自己实力不如杨铁,他认了!但是,气势上,他不能输!宋飞鹰使出了他拿手绝活,无极拳!

“哦,玩无极拳对战,可以,陪你玩玩,就跟以前一样。以前常常输你,现在不会了。”杨铁说着,也使出了无极拳招式。

无极拳是武当绝学,不追求固有的一招一式,主要优势在于化解对方攻势,截拳阻攻,在防守过程中,寻求对方破绽。

可是,此时的宋飞鹰和杨铁,大开大合的阵势,明显就不是防守为主!

已经是完全不防守了!

只见宋飞鹰朝杨铁脸上乎一拳,杨铁也朝宋飞鹰脸上乎一拳,简直是市井流氓打架,没任何章法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宋飞鹰尽力了,可杨铁,却还游刃有余。

杨铁轻松扛住宋飞鹰一拳后,一个上勾拳,大喊一声“给我倒下”!拳头直咧咧地打中宋飞鹰下巴。

“嘭”的一声,宋飞鹰一大股鲜血,从嘴巴狂喷而出!

宋飞鹰踉跄后退了三四步,倔强地撑着,缓了一会,才没让自己倒下。

宋飞鹰用舌头试着触碰失去知觉的下巴,发现下巴的骨头已经粉碎,两排牙齿,都已经掉落,一颗不剩。

“哟,还能站得住,挺能扛啊师兄!”杨铁冷嘲热讽,拍着手鼓掌说。

宋飞鹰没说话,冷冷看着杨铁,他的眼神里还有一股火,诉说着战斗的欲望!

“飞鹰,我教过你太极的奥秘,你用太极拳吧。真正的太极拳。你尝试着看看,能不能进入‘无’”,慕容远站旁边,对宋飞鹰说。

慕容远很想参战,但他知道,这是属于宋飞鹰的战斗。

杨铁因为是强行让文挚帮忙升到羽灵级的,还没领悟到羽灵级最高精髓——无。听到‘无’这个字眼,杨铁甚至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宋飞鹰身体猛地一顿,似乎明白了什么,朝慕容远点了点头。

杨铁很诧异,宋飞鹰眼里的那股火,那股战意莫名其妙消失了,身上之前散发的兽灵级内力的味道,也没了。

现在的宋飞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

“你搞什么鬼,一点内力都不释放,一点武功架势都不做,想举手投降?”杨铁有点奇怪,实在不明白宋飞鹰搞什么鬼。他觉得心里有点毛,想赶紧解决战斗,随即,一招无极拳,朝宋飞鹰攻了过去!

此刻宋飞鹰,虽然还是兽灵级,却已经完完全全进入无的状态。果然映衬了慕容远的猜测,从小在无极拳熏陶下,对于‘无’的掌握,宋飞鹰比其他人快。

此刻的宋飞鹰,虽然闭着眼睛,却心清目明,仿佛化成空气一般,轻盈地躲闪着杨铁的攻击。

杨铁火越来越大,这被他揍了个半死的宋飞鹰,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自己少说打了三十几拳了,竟然招招都被躲过了!随即,杨铁用了最大力道的无极拳朝宋飞鹰抡过去!

宋飞鹰猛地后退一步,使出擒拿手扣住杨铁的拳头,往前一拌,杨铁被这一拉,瞬间失去重心,往前一个踉跄。

宋飞鹰不紧不慢伸出脚,杨铁马上被摔了个狗啃泥。

“草,宋飞鹰你惹毛我了,你死定了!我要让你后悔你惹毛了我!”杨铁从地上爬起来,呸呸呸往外吐泥土。

宋飞鹰的脸上,还是一样波澜不惊,一点表情都没有。依旧像根木头一样,静静杵着,好像跟天地融在了一起。

慕容远有点惊讶,宋飞鹰这个‘无’的状态,也太炉火纯青了,自己羽灵级的修为,都不见得能做到这种天地浑然一体的‘无’!

杨铁恼怒,他一个羽灵级高手,竟然被宋飞鹰这个兽灵级绊了一嘴泥!

他将全身内力释放,一股恐怖蛮横内力惊得附近的鸟兽乱飞乱窜!

杨铁闪现到宋飞鹰旁边,出拳,拳拳带风!

宋飞鹰不紧不慢躲闪,使出了慕容远教的咏春截拳式:杨铁出上拳时,他击打杨铁的咯吱窝;杨铁出腿脚时,他击打杨铁的膝盖韧带处。没一拳,都完美截断了杨铁的攻击,四两拨千斤。

没一会,杨铁被打得上肢和下腿酸酸麻麻,都抬不起手脚了!

“草,是男人就堂堂正正比拳脚,你这样截来截去,算什么男人!”杨铁抖着发麻的手,愤愤地说道。

宋飞鹰依旧,像个木桩似的,杵在那边,不动声色。

杨铁好不苦恼!他可是羽灵级内力高手!

瞬间,杨铁狡黠一笑,被耍到忘了自己是羽灵级内力了!我为什么要傻到拼招式,直接拼内力不就完了吗……

杨铁还是以无极拳的招式,冲到宋飞鹰面前,就在宋飞鹰准备出拳时,杨铁掌间瞬间释放出了狰狞的内力!

宋飞鹰突然怔了下,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杨铁那股浑厚的内力给震了出去,甩了出去十几米。

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慕容远赶紧过去,扶着宋飞鹰,点了下心脉穴,防止进一步内出血。

“师傅,我尽力了!惩戒杨铁本来是我的责任,现在我只能斗胆请求您帮我下!”

慕容远点点头,示意宋飞鹰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慕容远一脸郁闷,早说不就完了了吗,还让我劳心劳力紧赶慢赶炼制了十二颗内凝丹,这不糟蹋了吗,你刚不装逼会死吗,还非得亲自动手亲自动手的,现在被揍得妈妈都不认得了才要我出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