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当个有钱人 > 第九十三章:宠物大赛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章:宠物大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十三章:莫护法

慕容远轻轻放下宋飞鹰,示意秦峰过来保护。

随即,他冷冷地站起来,朝杨铁走过去。

对师傅不忠,对同门不义,这种人渣留着何用!

杨铁哈哈大笑,“来得好,我正好可以报仇,之前在武术大赛的耻辱,好好跟你要回来!”

慕容远一步一步,踱到杨铁旁。

“啪”!杨铁结结实实被慕容远扇了一巴掌!慕容远的动作,快到杨铁完全看不见!

“欺师灭祖,该当何罪!”

“啪”!又是一巴掌!

“背信弃义,抛兄弃弟,该当何罪!”

“啪”!还是一巴掌!

“助纣为虐,善恶不分,该当何罪!

瞬间三巴掌,杨铁的脸,肿得跟猪头似的。

杨铁赶紧护住头,往身后乱窜!“别打脸,草,别打脸!”

慕容远还是不紧不慢踱步过去。

“啪”!又是一巴掌!

杨铁怒了,朝慕容远挥拳!

慕容远轻轻躲过,“啪”!又是一巴掌!

“我草!别打脸我说了别打脸!你听不懂人话啊!”

“你不是人,所以我没必要听。”慕容远说完,慢慢踱步过去,“啪”!还是一巴掌。

“草,你使了什么妖法,怎么我看不清你怎么过来的!”

“迷踪步”,慕容远说完,抬手又给了一巴掌。

短短几分钟,杨铁已经被扇到眼睛都睁不开了!

“草你妹的,你敢堂堂正正打吗?”

“好啊,正好,我也扇得手酸了。”慕容远呼着发热的手掌,然后又慢慢踱步过去。

“你!你别过来!”杨铁惊恐地说,边说边往后撤。

“是你说要堂堂正正打的。”

一个不经意,杨铁惊恐地发现,慕容远又莫名其妙闪现到自己跟前了。

杨铁惊慌地胡乱挥拳,慕容远不慌不忙躲闪。

紧接着,一个鞭腿,直接朝杨铁脑袋踢去。

轰地一声,杨铁结结实实挨了一腿,倒在墙角,砸断了墙垣。

“站起来!”慕容远冷冷地看着倒地的杨铁。

杨铁站了起来,面目狰狞,死死地盯着慕容远。

“我没解气之前,你别倒下!”慕容远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随即,慕容远使出鬼脚冲过去,快如闪电!

慕容远使出了分筋错骨手!这个武功招式,慕容远自幼学会,但从来没用过,因为他觉得,这个武功太过残忍!

但是今天,慕容远觉得,拿这个招式来对付杨铁,还是太温柔了点!

先是两记刺拳,截断了杨铁手肘处的手筋;

而后刺拳顺势而下,击打杨铁股沟,两处脚筋顺势而断;

接着慕容远膝盖直顶杨铁大腿,两根大腿骨直接粉碎!

待杨铁倒地,慕容远一记虎爪,扣住杨铁后脊椎骨,用力一掰,整节脊椎骨全部断离!

整个动作,就在恍惚之间,一气呵成!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清慕容远的动作,就看到杨铁倒地不起,动弹不得了!

“草,痛死我了!尼玛的,草,痛死我了!”杨铁躺地上大声咒骂。

慕容远不客气,抬起脚,朝杨铁嘴巴踹过去,踹到杨铁牙齿一颗不剩,整个嘴巴鲜血直流,没一处完整。

“这下爽了吧,叫你再骂!”慕容远边踹边说,“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但如何惩罚你,那是武当的事情。说吧,你们把武林人士抓哪里了!”

“草,你不是才泉灵级修为吗!怎么这么厉害!别踹我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奉命行事,过来抓人而已!”

“不说?嘴巴还挺硬啊!”慕容远生气地,使劲踹杨铁。

突然,慕容远感觉到一股,非常可怕非常磅礴的内力袭击过来!

慕容远赶紧往后躲闪,脸庞瞬间出现了三道血痕!

还好躲得快,不然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转身看,一个一袭黑衣的女子,款款走来。

黑衣女子身材曼妙,看得出来正直青春年华。虽然女子黑纱遮面,只露出个大而深邃的眼睛,想必隐藏在黑纱下的面容也是极美!

款款走来时,慕容远闻到了一股沁人心鼻的奇异香味!

慕容远急忙对众徒弟惊呼:“快闭气!蚀心散!”

众徒弟听了,虽然不知道蚀心散为何物,还是赶紧第一时间屏住呼吸!

“莫护法,您来得太好了!快救我!”杨铁对着黑衣女子说,犹如抓到救命稻草。

“哦,杨铁,啧啧啧,你还真是败得彻底啊,筋骨尽断,脊椎骨都散了。”

“快救我!”杨铁浑身无一处不痛,挣扎着想起身,却动弹不得。

“好好好,”黑衣女子微笑着说,突然扬起手,一根银针瞬间插入杨铁额头!

十厘米长的银针,没顶而入,足见内力的深厚!

杨铁瞪着惊恐的眼神,直勾勾看着那个叫莫护法的女人,死了!

慕容远扯下一块布,浸上水,然后蒙于口鼻处。

眼前这个蛇蝎女子,这个一袭黑纱的女子,太过冷血了!

“怎么说,杨铁也是你的手下,你这样做,太残忍了吧!”

“哼,废物,交代给他的任务,完成不了就是废物!还被断手断脚断了脊椎,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还留着做什么。这种废物,死不足惜。”黑衣女子像看一条死狗般说,没带一点感情。

“你!”慕容远生气了。

莫护法贪婪地盯着慕容远的身体,这个身体蕴含的灵气太过丰富了。

“你叫慕容远是吧,算你命好,我们老大交代,不能伤你分毫。既然你有心保护少林,那少林寺就给你吧,反正我们要的人数也够了。”

说完,莫护法一声招呼下,所有的光头壮汉,都井然有序地跟着她走了。临走时,莫护法又贪婪地看了一眼慕容远。

这个身体,她一定要得到!眼下,先完成总帮主的任务先!

慕容远呼地松了一口气,这个女子,圣灵级内力,自己还真打不过!

看到黑衣女子一行人离开,几个人都愤愤不平想冲上前再干一架,被慕容远急忙拉住了。

“人家没杀我们,只能说人家心情好,还有我们走了狗屎运。怎么?争着上前送死?光是她身上的蚀心散之毒,就够毒死你们好几回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回去吧,至于怎么救各门派,估计得多找些人协商了。”

整个武林,除了少林,所有各大门派的人,都被一个奇怪的组织给抓了!

一时间,整个华夏议论纷纷,人人自危,公安部都成立专案组来调查这件事了!陈若曦就是专案组成员之一。

武术协会三楼,慕容远坐着发呆,他心烦意乱,实在没什么好主意。

对手的实力他也看到了,随便一个小喽啰都是兽灵级的。那个黑衣女子,叫什么莫护法的,还是圣灵级修为。

慕容远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现在的他们,就慕容远和李依珊是羽灵级内力修为,其他人最高就兽灵级,拿什么跟人家打……

在对手面前,还真是不堪一击。

宋飞鹰现在还受伤躺床上静养中,小师妹宋离陪着他,静静呆在一旁。慕容远望着房间内的两人,都一股悲戚戚神情。宋离的父亲宋墨,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李依珊也分外焦急,她的师傅峨眉派掌门尹若若也被抓走了。

秦家三兄弟更是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希望他们的师傅,崆峒派掌门秦鹤能平安归来。

“呦,好久不见了。”三楼阳台,黄江枫坐在护栏上,对着慕容远打招呼。

慕容远看到黄江枫,诧异了下,随即恢复了平静。

倒是曾宇彤不镇定了:“黄江枫,我问你,李晓杰呢?你把他带哪里去了!”

“别这么凶嘛,这么多天没见了。他啊,好着呢,在我那修炼,现在已经是羽灵级内力了,我还传授了他好多武功呢。”

“他什么时候回来?”曾宇彤急切地问。

“说不好,他说,等他觉得能打败阿远的时候,就会回来了。”

慕容远郁闷都什么时候了,曾宇彤还问李晓杰,也不问问其他的……

“黄江枫,我问你,那个莫护法是怎么回事?还有,武林人士都被抓到哪里去了?”慕容远看着黄江枫。他觉得,黄江枫应该知道什么,至于说不说,只能看黄江枫意愿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问我,放心,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我这次来,就是来帮你们的。我还是从头说起吧,我所处的这个组织,已经成立了五千多年了,从炎黄部落时期成立到现在的。至于成立的是谁,抱歉,这个我真不能说。组织里有四大护法,直接听命于组织首领,掌管华夏四大区域,分别是东神、西毒、南邪和北帝四大护法。实不相瞒,我呢,就是东神黄护法的儿子。你们此次招惹的,是南邪莫亦淼护法。她呢,大美女,心却很黑,反正就是杀人不眨眼视人如草芥。每次看到她,我心里也都毛毛的。此次她抓了这么多武林人士,是看上了这些习武之人天分较高的特点,想让这些武林人士归顺于她。”

“闹这么大动静,就只是找手下?”宋离冲出房间,莫名其妙地问,“我武当派那么多铮铮铁骨的师兄弟,还有我爸,他们宁死都不会归顺,不会助纣为虐的!”

“那可由不得他们了。有个药家的帮派,虽然不是我们组织的,但听命于我们组织,帮主叫什么来着的,我突然给忘了,太邪门了,我以前天天跟他玩的,结果这段时间,我连他名字,他的长相,我都记不起来了!那个人,炼制了很多黄泉果,给了莫亦淼。莫亦淼肯定软硬兼施让武林人士吃下黄泉果,吃下黄泉果武力能大增,但寿命就剩两年。然后她肯定会以手里的雪莲之泪相威胁,胁迫那些人听命于她。如果听话,就有雪莲之泪延长寿命,不听话的,两年内就暴毙身亡!好歹毒的女人!忘了说了,雪莲之泪弥足珍贵,就是真归顺她的人,莫亦淼估计也不会给雪莲之泪的。在她眼里,人命最不值钱。她手里的雪莲之泪,应该只有十来个,还是大帮主赏赐给她的。”

听着黄江枫说的药家创始人,慕容远觉得好熟悉,无奈怎么回想,也想不起一丝记忆。

时间遗忘之地的吞噬,果然可怕!

人活于世,可怕的不是苟且地活着,最可怕的是没人记得他曾经来到这个世界过!

“哦,对了,莫亦淼这个人,很信奉月亮,她应该会在中秋节,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举行祭月仪式,然后再让武林人士服用黄泉果。现在是初七,所以,理论上你们还有八天时间,至于她这次有没有发羊癫疯不选中秋节那就不好说了。明月岭是莫亦淼的总部,如果真的在中秋节举行祭月仪式肯定在明月岭。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走了,阿远你欠我个人情,下次记得用灵药补我。”黄江枫说完,准备往阳台下跳。

“等等,杨啸呢?杨蓉呢?他们姐弟呢?是不是也被你带走了?”慕容远问道。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品。他们姐弟俩现在在我那修炼,跟李晓杰在一起呢。三个人都已经是羽灵级内力了。杨啸和杨蓉可是大有来头啊,都是远古七杰封印者。”

“嗯,杨蓉之前我帮她治疗寒毒的时候,把佛界七宝的灵气给她吸收,那时候她就已经是羽灵级了啊。杨啸和杨蓉是远古七杰封印者,我之前也知道了。杨啸是燧皇封印者。帮杨蓉治疗寒冰之毒的时候我也猜测她应该是女娲封印者了。”

一席话,说得黄江枫脸红红的,本来他还想炫耀下的,被慕容远啪啪啪打脸……

“在我这的羽灵级,可跟在你那边的羽灵级不是同一种羽灵级。杨蓉从小修炼的方向完全不对,导致努力和成果成不了正比。下次过来,让她露一手给你看看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羽灵级了。杨蓉的月之寒的能力,已经完全得到开发了。”

“等等,你说什么月之寒的能力?我怎么听不懂?”慕容远疑惑地问。

“啥?盘古前辈没跟你说?你自个去问吧,我要走了。”黄江枫一说,往楼下一跃,消失不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