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寸相思一寸心穆唯一许路北 > 第十一章 心疼一个野种!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心疼一个野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付总未免管得太宽了?我对她好不好,她都是我的妻子!你少来纠缠!"许路北一字一顿。

"姐夫……"穆芷欣急得喊穆唯一,"姐姐,你赶紧劝劝吧,大家都在看呢。"

穆唯一盯着穆芷欣,怪不得今天穆芷欣非要闹着出去吃饭,原来是偷看了她的手机知道付司宇约她在这家餐厅吃饭!

穆唯一狠狠地甩开穆芷欣的手,穆芷欣失去重心往后正好撞到了上菜的服务员,滚烫的汤汁洒在了她的大腿上,穆芷欣疼得说不出话来。

穆唯一见状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唯一,你不用管她,你这个妹妹从小就会装,我们走。"付司宇牵着穆唯一的手想走。

许路北拦在他们面前,"放开她!穆唯一,你为什么非要跟芷欣过不去?"

"是我跟她过不去吗?每一次都是她主动挑拨离间!"穆唯一冷声道。

穆芷欣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姐夫,我没事,你就别责怪姐姐了。"

付司宇冷笑,"真不知道到底哪一位才是你许路北的妻子!唯一,楠楠,我们走。"

"妈妈,我们走吧。"楠楠也拉了拉穆唯一的手。

许路北听到眼前的孩子叫穆唯一'妈妈',顿时更加愤怒,"穆唯一,你竟然跟别人生了个野种!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穆唯一的眼泪簌簌落下,她看着许路北,突然转身拉着楠楠的手,"司宇,我们走吧。"

对于一个处处维护别的女人的男人,对于一个从不信任她的男人,所有的解释都是狗屁!

付司宇路过许路北身旁的时候狠狠地撞了许路北一下,许路北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开的背影,怒火熊熊燃起。

"姐夫!姐夫!"穆芷欣瞪着许路北追上去的背影喊了几声他都没有回头。

"小姐,对不起,这是缓解烫伤的药膏,请问需不需要我们送您去医院?"服务员小心翼翼地道歉。

许路北不在,穆芷欣也懒得再伪装,"滚!都滚!谁让你们走路没长眼睛!"

穆唯一牵着楠楠正想上车,却没想到许路北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强硬地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车上,楠楠也因为他的大力拉扯摔在了地上。

"楠楠!许路北!你放开我!你怎么可以让他摔倒?他的身体不好……"

穆唯一的话对于许路北来说字字诛心,他气得眼眶通红,"穆唯一,你真可笑,我何必去心疼一个野种?"

付司宇想去追穆唯一,看到楠楠倒在地上只好先将他扶起来。

"妈妈怎么了?妈妈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我们怎么办?"楠楠嘟嘟囔囔的还没说完,突然晕了过去。

"楠楠!楠楠!该死的!"

付司宇狠狠地一拳砸在自己的车上,顾不得追穆唯一,他必须第一时间将楠楠送去医院。

穆唯一坐在许路北的车上心急如焚,"许路北,马上放我下车!我必须回去看看!"

许路北却越开越快,回到了别墅区的地下停车场。

穆唯一刚想下车,就被许路北锁了车门抵在了车窗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