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残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唯一清楚地记得,楠楠从出生没多久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间病房。

当穆唯一走进病房的时候,护士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刚刚替楠楠盖上白布。

那一幕,是那么的残忍。

穆唯一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用刀划出一道口子,她本来就因为坐牢,亏欠了楠楠三年多。现在,明明她可以将楠楠从病魔的手中拯救出来。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了!

这对穆唯一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护士将楠楠的病床推了出去,穆唯一伸出手,用力将病房拽住了。

"别走,楠楠,别走!你答应过,不离开妈妈的!你答应过的!"

穆唯一泪流满面地跪在病床前。

颤抖着手将那层白布掀开,穆唯一捂住了嘴。

"楠楠,楠楠!我的楠楠啊!是妈妈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穆唯一痛苦地将额头砸在病床的栏杆上,发出笨重的'咚咚'声。

"请节哀顺变吧。小姐……"旁边有人劝道。

穆唯一猛地抬起头来,愤恨的双眸通红通红的,"节哀顺变?你们试试?他本可以活着!你们知道吗?!"

付司宇刚赶过来就听到穆唯一歇斯底里的声音,挤开人群,付司宇皱紧了眉头,"唯一,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付司宇记得今天是穆唯一的预产期,可这两天公司正好有急事走不开,便吩咐穆唯一有事随时给他打电话,他二十四小时都不会关机。可没想到,一通电话也没接到。

等到他忙完给穆唯一打电话的时候,穆唯一却一直没有接,付司宇彻夜未眠处理完工作后,这才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

"司宇?你来了,你快过来,帮我救救楠楠,好不好?我求你。我求求你了,你一定可以救他的……"

穆唯一像条狗一般。爬到了付司宇的脚下,额头抵在他的皮鞋尖上,不断地磕头。

她的眼中带着绝望,眼底全是红血丝。看得付司宇的心口闷闷的疼。

在付司宇的印象中,穆唯一气质卓然,五官精致,漂亮大方有才华。初见的时候,她是重点大学里的佼佼者,再低调也掩盖不住她的美。

那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付司宇的心。

这么美好的女人,却被许路北生生毁了,不仅失了身心,还坐了牢,毁了一辈子的前途。如今,连儿子都……

"唯一。"付司宇艰难地喊着她的名字。

"司宇。我知道你最疼楠楠了,救救他吧。他怎么可以死呢?他不能死啊!"穆唯一疯叫着。

付司宇不敢置信地掀开白布,握着楠楠的手。看着他苍白得没有一丝生气的脸,纵然不是他的孩子,他也尝到了心痛的滋味。

当年,是他受了穆唯一的托付,答应穆唯一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代替穆唯一和许路北陪伴着这个孩子长大。

从楠楠学会爬学会翻身,从走路到牙牙学语,每一个进步的阶段,付司宇都陪伴在侧。

在付司宇心里,如果许路北不愿意要这个孩子,他很愿意把楠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去疼爱,可是他就这么死了!

浑身冰凉,没有温度地躺着,安静得令人绝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