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故意伤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唯一,你生的那个孩子呢?为什么会这样?!"付司宇额角爆出青筋,咆哮着。

穆唯一抬着头,啜泣着。"我生完后刚清醒,护士就告诉我楠楠去了,司宇,我该怎么办啊?我怎么办?"

"这是怎么回事?人命关天!没有人管了吗?你们身为医生。不知道她拼命再生一个孩子就是为了救楠楠吗?你们就这么看着他死去?!"

"对不起,先生。是许先生亲口拒绝,不让拿脐带血去救他的,我们护士去回话的时候,孩子已经因为突发急性病没了呼吸了!"旁边的医生解释道。

付司宇转过身,"许先生?是哪个许先生?"

"是许路北!"穆唯一攥着拳头咬着牙道。

"我去找他算账,真是岂有此理!"付司宇怒火攻心。

"不用去了。"穆唯一摇头,"我已经把他杀了。"

穆唯一平淡地说着令人心惊的话,宛如一颗炸弹投入了平静无波的湖水中。

"你说什么?"

付司宇听得心惊胆跳,就算再恨许路北,可怎么也不能杀人啊!

"唯一。你别说糊涂话,杀人是犯法的!要被枪毙的,你看着我的眼睛,许路北在哪儿?乖,我会找他算账的!"付司宇握着她的手哄道。

穆唯一笑了,"我杀了,我真的把他杀了,用那个镊子,一下狠狠地,戳入了他的心脏。他活不了了……"

付司宇不敢置信地摇头,"不可能,唯一,你骗我的是不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陪在你身边,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求你,别开玩笑吓我好不好?"

"警察!让一让!有人报案。说这里有人故意伤人,是不是?"

人群中让开了一条道。三个警察走了过来。

付司宇眉头紧锁,转过身将穆唯一拦在身后,"警察同志,一切只是个误会……"

"就是她!赶紧把她带走!我们都看见了。刚刚她用镊子把一个男人捅了,那个男人现在还在急诊室里动手术呢!"一个病人指证道。

警察出示了相关证件,拉开了付司宇,盯着穆唯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穆唯一。"穆唯一自嘲。这次不是坐牢,而是真正的解脱了。

许路北,黄泉路上,只愿我们一家三口走好,来生,再也不要遇见了!

"有人指证你故意伤人,你认不认?"警察问道。

"这是一个误会!警察同志,唯一她只是因为刚刚失去了孩子。伤心过度才会……"

付司宇的解释还没说完,就被穆唯一冰冷地打断了。

"我、认。"

"穆唯一。你疯了!不能认啊!"付司宇焦急地想推开警察。

"先生,再乱动就是妨碍警察。你想袭警?"浓浓的警告意味,令付司宇不得不松开手。

"穆唯一。你是故意的?"

穆唯一笑着点头,"我是故意的,许路北害死了我的孩子,我想杀他,很想很想!我恨他!"

"把她带走!"

冰冷的手铐铐在了穆唯一的手上,这一次她不再觉得无辜,没有人逼迫她,她也不再亏欠任何人。

"唯一!唯一!你别犯傻!"付司宇一直跟在穆唯一的身后。

穆唯一不舍地看着楠楠,"司宇,请你帮我照顾好楠楠,对不起。"

呼啸而来的警车,到底还是将穆唯一带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