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寸相思一寸心穆唯一许路北 > 第二十九章 一切的一切都怪你!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一切的一切都怪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路北怀里抱着还不到半个月大的女儿,昨晚他翻来覆去一夜未眠。顺带体会了一把带娃的艰辛。

许路北给女儿起名叫许涵曦,希望她像晨曦的微光。给所有人带来希望。

付司宇的低吼吵醒了熟睡中的婴儿。婴儿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付司宇和许路北面面相觑,两人都愣住了。

"这、这是唯一的女儿?"付司宇哽咽了一下。

这个孩子,曾经是楠楠的希望,可她来了。楠楠却还是死了。

"也是我的女儿。"许路北来回抱着她走来走去,边走边道:"不是我要告她,是我父母执意要告,如果你的儿子差点儿被人杀了,你会放过那个人吗?"

"但你明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唯一也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这一切的一切都怪你!"付司宇狠声道。

许路北低头看着终于不闹了的女儿,对付司宇道:"你放心吧,她不会坐牢的。"

两人一直在法院门口站着,直到载着穆唯一的警车抵达。眼看着逮着手铐的穆唯一被警察带下车。付司宇担忧地皱起了眉。

穆唯一回头便看到了憔悴的许路北,也看到了他怀里的婴儿。

心脏顿时像被人攥起来再撕裂一般。当时楠楠还这么小的时候,她就因为一场无望的婚姻选择坐牢。没有陪在楠楠身边。

如今,老天就好像重复了当年的那一幕,只不过从儿子变成了女儿。

许路北朝穆唯一摇了摇头,穆唯一下意识咬住了唇瓣。

警察推着穆唯一进了法庭。许路北将女儿交给父亲后。也跟着母亲进了法庭。

穆唯一的父母并没有来。穆芷欣却跟了过来。

开庭之后。双开辩论十分激烈,穆芷欣的脸上一直噙着笑,她去看了穆唯一两次,觉得穆唯一已经疯了,一心只想要许路北死。

可是审问的过程中,穆唯一却给出了意外的答案。

"被告人,本庭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否在维安医院故意伤害你的丈夫许路北先生?"法官问道。

穆唯一想起了自己还没有去看楠楠一眼,想起了付司宇的劝阻,想起了许路北说的话。

没错。

许路北没死,她坚持自己是故意的,不会令他有丝毫痛苦。

穆唯一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道:"法官大人,我不是故意的。"

"那为什么之前你一直口口声声说你是故意的?"

"我儿子楠楠死了,我一时激动,犯了糊涂,我不是故意的。"穆唯一摇头。

"许路北先生,请问你的妻子究竟是否故意捅伤你?"法官又问。

许路北的母亲暗示性地掐了一下他的大腿,然而许路北依旧坚持,"唯一只是跟我开玩笑,是我自己不小心受伤的。"

许路北的母亲还想说什么,被许路北凛冽的目光吓得噤了声。

付司宇请来的律师又出示了几样证据,最后法官当场宣布穆唯一无罪释放,穆芷欣恨得差点儿咬碎了一口银牙。

只不过穆唯一无罪释放后并没有走向许路北,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了付司宇。

"唯一,我们走吧。"付司宇扶着她道。

穆唯一点了点头。

"姐姐!姐夫为了你的事不眠不休,你都不多看他一眼吗?"穆芷欣故意大声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