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5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阮金国平时三点一线, 不是在肉联厂,就是在夜校,或者在肉联厂职工大院。

孟金玉来来回回跑了几个地方, 最后在夜校门口遇见了他。

一看见她, 阮金国就笑了:“姐, 你是来检查我有没有在用功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现在跟小时候不一样, 我可不会迟到早退的。”

小的时候,阮金国跟着村里的老先生上过几天课。

那会儿,孟金玉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该学些本领, 便每天催着弟弟去,可他倒好, 早上出门时是去了老先生那里, 可等孟金玉一转身,他“咻”一下就溜走了。

当时孟金玉督促阮金国去上课, 就跟前些年盯着姜果差不多, 费了好一番苦心。

不过好在,后来阮金国和姜果都一样, 变得懂事, 让人省心。

“谁跟你说这些没用的。”孟金玉一掌拍在阮金国的脑门上,“景景出事了。”

这下阮金国立马收起了自己嬉皮笑脸的一面。

他的眸光顿时沉下来:“什么事?”

“边走边说。”孟金玉将怀中的柚柚塞到阮金国怀里, 转身向医院的方向走。

柚柚已经不小了,小短腿可灵活着呢, 只有撒娇犯懒的时候才需要大人抱。

这会儿她想下来自己走,可看着妈妈和舅舅严肃的样子,小团子知道, 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

她不能给大人们拖后腿。

于是柚柚趴在舅舅的怀里,听着他们俩的对话,还时不时要补充两句,将自己知道的给说出来。

“楚优?张琳说是楚优故意在景景的饭菜里下了农药?”阮金国倒吸一口凉气。

眼看着阮金国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孟金玉只能追上他的脚步:“你认为呢?”

“我听景景提起过楚优,她说楚优平时胆子小、怕事,连多和人说一句话都不敢。但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沉吟片刻,他说,“我还是得先去看看景景,姐,你别忙了,带柚柚回家吧。”

柚柚的小脚丫子在半空中扑腾扑腾着,最后整个人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妈妈怀里。

望着阮金国的背影,孟金玉在身后高喊着:“这段时间景景可能有危险,一定要保护好她!”

阮金国连说话的工夫都没有,摆摆手,飞奔而去。

……

苏景景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苏父和苏母早就已经到了,看着女儿虚弱的样子,老俩口心疼坏了,一会儿递水,一会儿削苹果,还说要去国营饭店买一份排骨汤给她补一补。

“爸、妈,景景刚洗过胃,让她先休息一下,吃一些好消化的东西。”苏风说。

蒋莹也说道:“对,暂时是肯定不能吃肉类的,伯父、伯母,先让景景喝点牛奶、水或者白粥吧。”

苏母听了,忙点头:“对,莹莹是护士,听莹莹的准没错。”

“莹莹姐,你先去忙吧,我没事的。”苏景景说。

蒋莹和苏风已经处了一段时间了,感情不错,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因此当得知苏景景入院之后,她立马从自己的科室跑过来,关心情况。

此时,她帮苏景景调整病床的靠背,又帮忙盖了盖被子,转身时,和苏父苏母打了声招呼才走。

可没想到,她还没出门,就见阮金国来了。

除了苏景景,病房里的其他人对他都是陌生的。

大家正纳闷着,就见他已经跑到苏景景面前。

“景景,你没事吧?”

苏景景摇摇头,抬起眼看看自己的家人们。

阮金国这才自我介绍。

苏父和苏母得知阮金国是阮震立和陈丽萍的儿子之后,一脸惊讶,他们没想到苏景景与他居然还有来往。等回过神,老俩口看着一表人才的阮金国,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客气地喊他坐下说话。

苏风皱了皱眉,刚要出声,胳膊却被蒋莹给拽住了。

蒋莹拉住他的臂弯,把他往外拖。

苏风一个劲看向病房里头,不悦道:“我就知道,景景跟他一定还有来往。上回那刀肉,看着就不是什么正经肉!”

蒋莹笑了:“你都说了,那天景景带着那刀肉回家的时候,都快要笑弯了眼睛,你以为一刀肉就能哄得你妹妹这么开心呀?哄得她开心的不是肉,是里边这位阮同志。”

“他从小在农村长大,不知根不知底的,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再说了,一个文盲,哪能配得上景景!”苏风气愤道。

“你看看,又是张口闭口农村人,要是再这样,我就跟你们领导说,让领导好好给你进行思想教育!再说了,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景景自己喜欢不就好了?”蒋莹哭笑不得,“如果你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妹妹百般阻挠,你心里能好受吗?”

“那哪能一样?她那对象和你怎么比?”苏风鼓了鼓眼睛,“景景的眼光不行。”

“我倒是觉得,你妹妹的眼光好得很,就跟我的眼光一样好。”蒋莹笑着挽着他,往医院外走,“先不管这么多,伯父和伯母会把关的,你现在呢,先陪我去供销社,给景景买一些牛奶……”

苏风被蒋莹好声好气地哄着,跑去买牛奶了。

而病房里,苏父和苏母一个对视,想出了一样的借口。

“金国,你们俩先说会儿话,我们去供销社给景景买牛奶。”

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转身出了病房,又“哒哒哒”跑回来把病房门关上,苏景景哭笑不得。

此时等病房里就只剩下自己和苏景景两个人了,阮金国才说道:“徐团长带着楚优去派出所了,张琳她们怀疑,是楚优在你的饭菜里下了药。”

苏景景愣了一下:“在团里,队医确实说了一嘴,认为饭菜里有可能被人下了农药。不过我没跟我家人说,怕他们担心。”

后来她被送到医院,又是一连串的检查、洗胃,直到现在,苏家人还以为是苏景景自己在外面吃坏了肚子。

“一会儿医生来的时候,应该会把这事告诉你的家人,瞒不住的。”阮金国说,“我知道你不想让他们担心,但事情还没查清楚,还得谨慎一些。景景,你现在的处境有些危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阮金国改了口,不再喊她“苏同志”。

或许是太担心了,此时他紧紧盯着她苍白的脸,神色凝重。

“我觉得,不会是楚优。”苏景景说,“楚优平时话不多,对谁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不相信她会为了领舞的机会对我做这样的事。”

“那你怀疑的是?”阮金国问。

“我说不上来,但至少,应该不是团里的人。”苏景景一本正经道,“大家平时一起吃饭、一起接受专业培训,就算偶尔会闹出不愉快,可她们的性格都比较随和,说说笑笑就翻篇了,而且——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傲气,不至于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苏景景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笃定,即便她的脸色白得像纸,但却难掩周身上下散发出的璀璨光芒。

“那就交给公安同志去调查吧。”阮金国说,“不过最近在你身上发生的怪事太多,不能掉以轻心,接下来明天我都会去接你,再把你安全送到家,好吗?”

他话音落下,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着。

过了片刻,他看见她歪了歪脑袋。

“好啊。”

阮金国舒了一口气,也不自觉笑了起来。

……

顾祈又开始了新一周的等待。

这一次,顾老爷子苦口婆心道:“小祈,虽然你只是个孩子,但爷爷也要教你,做人不能这么执着。你妈妈那边——既然她这么忙,那咱们就少去,在家里,不是也很好吗?”

顾祈的眼睛亮亮的:“爷爷,这次妈妈是真的希望我去她家!”

顾老爷子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孩子对母亲的爱是无条件的,即便顾祈一次又一次受伤,可他还是乖乖地待在原地,等待他妈妈回头来接。

好在这一次,顾祈并没有等太久。

还没到中午,周鑫和刘安琴就到了。

顾祈飞奔上前,却不想在离刘安琴还有半米远的距离时,被周鑫挡了挡。

“小祈,当心一点。”周鑫说。

刘安琴笑道:“没关系,小祈有分寸。”

之后,顾祈上了车。

而刘安琴也被周鑫扶着,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望着这一幕,顾老爷子的眸光黯了黯,心疼地看着孙子。

他想,该来的,到底是来了。

只可惜,这孩子还什么都不懂,欣喜地坐在车后座,满心期待。

真是奇怪了,明明这孩子早熟得很,怎么只要碰到他妈妈的事,就变成了一个幼稚的,满心想要依赖大人的小男孩。

“小祈,最近在学校怎么样?乖吗?”刘安琴问。

顾祈连忙打开自己的书包,想将准备好的试卷拿出来。这些都是他这段时间的考试成绩,每一次烤熟,就算没有满分,也是全班前三名的好成绩,连老师都夸他是念书的材料。

“这是——”

“你看看,小祈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问他乖不乖。”周鑫笑着,伸手摸了摸刘安琴的肚子,“不知道我们的孩子,会不会觉得妈妈很啰嗦?”

顾祈愣了一下,握着试卷的手僵住了。

“我还没跟小祈说呢。”刘安琴嗔道。

“那现在说吧。”周鑫的心情格外好,笑着回头对顾祈说,“你妈妈怀孕了,以后你就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顾祈缓缓地眨了眨眼,原来因为激动而疯狂跳动的心,似逐渐平稳下来。

“恭喜妈妈。”顾祈轻声说,“也恭喜叔叔。”

这一次,顾祈到了周家之后,发现周家人待他很好。

但这样的好,非常客气,原本顾祈是不介意的,因为他确实是这个家中的客人。

只是他没想到,连妈妈都对他好客气。

这是刘安琴再婚以后,顾祈第一次觉得,妈妈是别人的了。

他想,以后他或许不会再有机会来到这里了。

果不其然,这一次,等到要回家的时候,周鑫还真这么说了。

“小祈,你妈妈怀孕没多久,还大出血过一次,不能太颠簸操劳。我已经帮她向单位那边请过假了,但是我想,你妈妈最担心的应该还是你。”周鑫递来一张纸条,你在学校的时候,要是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帮助的话,都可以打这个电话给我。至于你妈妈那边,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好。”顾祈将纸条捏在手心。

……

苏景景恢复得很好,洗胃之后没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听张琳那边带来的消息说,楚优去了派出所没多久,就离开了。

没有任何证据,公安同志当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

楚优回团之后,一切风平浪静。

大家对她的态度都怪怪的,但她并不介意,或者说,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她是不介意的。

她一个人出早操,一个人去训练,一个人去吃饭,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之前的那几起“意外”,已经交给公安同志去调查,苏景景相信公安同志,也相信团里的领导会给自己一个交代,再加上有阮金国出出入入保护着他,因此在家人面前,她就以食堂饭菜不卫生为由,将这件事搪塞过去。

毕竟,父母太爱为她操心了,而哥哥又总爱将事情闹大,还不如瞒着他们呢。

苏景景是在一周之后回到团里的。

恰好又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