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6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兰用最后一丝力气看向屋外时, 见到了孟金玉和顾智民。

他俩一起迈进宁家,快速将堵住了门的杂物通通挪走,行动一气呵成。

接着, 宁兰将木板递给他们。

屋子里的积水不算太深,但借木板浮着,就好受多了, 至少冰凉的水不会再时不时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呛到宁家人口中。

看见孟金玉与顾智民的那一刻,宁兰哭着道谢, 她说以为再也没办法活着走出这个地方了。

见这一幕, 孟金玉心头酸涩。

她不由想起柚柚的梦。

当时, 在那个梦中,宁兰该是怎样痛苦绝望,最后挣扎着咽了气?

冥冥之中,孟金玉感觉或许一切发展是按照着某种轨迹进行着的,否则这一回, 宁兰不会因身体不适而无法前往她家,而宁兰的父母,也不会突然变得这么固执, 愣是不相信冬季也可能会遭遇洪灾, 因而待在家里, 眼睁睁地看着暴雨冲刷整个村子。

不过幸运的是,人定胜天。

现在,他们终于还是救出了宁家人,上一世的悲剧不会重演,预知梦也被推翻了。

记忆中的那一幕,实在是太久远了。

这一回,直到到了凤林村, 孟金玉才更加深刻的回想起这场灾害有多可怕。

好在顾智民也跟着一起来了,否则,她一个人真没办法救出宁家人。

此时,顾智民与孟金玉想办法带着宁兰离开宁家,而宁父与宁母,则是红着眼眶,互相搀扶着,从这个住了几十年的屋子里跨了出来。

村子里有这么多屋子,但很显然,他们家是受灾最严重的。

恐怕这房子是要保不住了。

不过如孟金玉所说,人的性命比什么都要重要。

宁家人被转移去了废弃的寺庙中,这是相对安全的地方,不少村民都是被安排留在了这里。

这会儿,见到宁家人,大家伙儿都愣住了,再一回想,才纷纷感到后怕。

李村长说道:“我怎么没注意到呢?留在这里的人太多了,咱也没拿生产队大队长的点名本。村里落了人,要是出什么事,那就是我的责任!”

何青苗也点点头:“当时我们都没有考虑这么多,应该强制让大家离开屋子的。确实是大意了,没料到这场洪灾这么严重,多亏了金玉和顾同志了。”

在孟金玉的提醒下,几个村干部早上天一亮就喊了村民,提前做了防护措施。

损失是难以避免的,只能尽可能减轻,如今最重要的,是村民们的安全。

李村长轻轻叹了一口气。

何青苗说道:“李村长,你别担心,你儿媳妇一定会平安的。”

村长媳妇的眉心紧锁着:“外面雨这么大,雨天路滑的,要是出什么事就糟了。你说薇薇到底是上哪里去了啊!”

孟金玉有些意外。

许薇薇一早就去自己家了,难道没有跟她公婆说吗?

也对,这段时间她和公婆的关系虽稍微好转了一些,但也还不到时时刻刻都要报备自己行踪的地步。

“李村长,刘大婶,薇薇在我家呢。好多村民都在我家,今天雨这么大,我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是最后一班公交车了。公交车停了,他们也回不来,会在我家先休息的。”

李家人一听,立马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感谢起孟金玉来。

孟金玉终于能坐下来好好歇一歇了。

她坐下之后,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位,对顾智民说:“顾同志,你也休息一会儿吧,辛苦你了。”

顾智民点点头,坐了下来,又问道:“村子里的同志们,除了在孟同志家的那几位之外,还有其他人被困在家里没到的吗?”

孟金玉立即知道顾智民在说什么,补充道:“大家看一下,家里人或者是住在隔壁的同志们,是不是都已经来了?雨太大了,说不定就会有房屋倒塌,如果有人困在屋子里,会非常危险。”

大家赶紧站起来,左右张望。

“我们家的四个大人和两个娃都来了。”

“我小姑子去金玉家做客了,家里剩下七个人,下午雨还没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带着粮食来这里躲着了。”

“我们家的人也都齐了。”

孟金玉环顾了一周,目光扫向姜家人。

姜老太给自己的宝贝小孙女裹了好几层棉袄,热得孩子的脸蛋红红的,抱着不撒手。

姜老大和姜老二身边都坐着自己的媳妇,还有几个孩子。

李桂梅也来了,不过她看见这个大闺女就怵得慌,躲闪着视线,不敢与闺女对视。

“老三和他媳妇好像去供销社了,下午临出门时听老三提了一嘴。”朱大丽说。

孟金玉不想跟姜家人有过多牵扯,应了一声,只是收回目光的那一瞬,她忽然拧了拧眉。

“妞妞呢?”她问。

王小芬一脸狐疑道:“妞妞不是上你家玩儿去了吗?”

孟金玉的脸色突然沉下来,转头对顾智民严肃道:“村子里可能还有一个孩子!”

两个人没有多说什么,立马站起来,跑了出去。

孟金玉加快了脚步,心头忐忑。

觉醒的意识总是这么不完整,现在她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上一世的妞妞长大之后是什么模样。

难道,在这场洪灾中出事的,除了宁兰之外,还有这个孩子吗?

望着他们的背影,王小芬嘀咕道:“啥意思啊?妞妞还在家里?”

几个孩子立马说起,中午之前,他们还和妞妞一起在村子里玩耍,没听说她要去城里。

王小芬的大儿子说道:“走之前,我好像看见妞妞在屋子里睡觉。”

“那你咋不说?”王小芬瞪圆了眼睛。

姜家人也都着急了起来,姜建明犹豫着要不要赶回家找找孩子。

王小芬连想都没想,立马拉住了自己男人:“外面的情况这么危机,大家都躲起来,你倒是要回头去找!军人都来了,他会救出妞妞的,不用急。”

何青苗低声喝斥:“王小芬,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自己闺女在哪里,你能不清楚吗?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喜欢男娃,生的男娃是宝贝疙瘩,女娃就是家里的草,这些事我管不了,不好管。但是,像你这样,压根不理会女娃死活的,是独一份!”

妞妞才多大,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跑到城里去?

看着王小芬心安理得的表情,好些个村民都沉下脸,数落她不是人。

几个村干部板着脸批评,还说这事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必须要严肃处理。

同时,大家的心情,是惴惴不安的。

宁家住着的是三个大人,都差点出意外,妞妞一个瘦巴巴的小孩子,独自在家里,会不会早就已经不行了。

……

阮雯雯有些不耐烦了。

她没想到,到了这关键时刻,姜焕明居然还惦记着宁家人的安危。

宁家人是生是死,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场灾害是突如其来的,整个公社都没有提前做好应对措施,只要她和姜焕明能在最危机的关头去供销社,保住仓库中的货物,领导一定会感激不已,立了这大功,姜焕明就不会再在单位里做透明人了。

再说得难听一些,她倒是不想宁兰活着。

不就是考上大学吗?高兴成这样,宁家人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喜悦有多刺眼吗?

“你是有能力的,只是欠缺了一些运气而已。去年发生的事,让你在单位里被这么多人排挤,难道我看不见吗?焕明,我都看在眼里,而且很心疼。”阮雯雯被雨淋得快要睁不开眼睛了,但还是耐下性子,好声好气道,“只要你把这件事做好了,领导就会重新开始器重你,到时候,你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焕明,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的闺女,你难道不想好好发展自己的事业吗?”

在这年头,没几个人是开口闭口将“事业”两个字挂在嘴边的。

阮雯雯是真的不耐烦了,才会苦口婆心地劝说。

更何况,反正现在孟金玉和顾智民都已经来了,宁家人的生命安全也得到了保障,他还在犹豫什么?

姜焕明僵在原地,也不知道是该往前,还是该后退。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复杂。

长达一年的时间,他承受的煎熬,是无法对外人言说的。

过去他是凤林村唯一一个高中生、唯一一个在国营单位上班的正式员工,可现在呢?

他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从前的体面与傲气,早就已经荡然无存。

他难道不想回到像过去那样风光吗?

姜焕明咬紧了牙关,刚想要出发去公社,却不想就在这时,一道微弱的哭泣声传来。

那哭泣声很轻,并不是在求救,就像受了伤的绝望小猫一般,自己悄悄舔舐伤口。

“家里还有人,是妞妞的声音。”姜焕明回过神,再次回头,往姜家跑去。

阮雯雯真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的男人居然这么没有决断力。

她气得咬了咬牙,决定不再阻拦。

她要去供销社,一个人去!

阮雯雯跑向村口时,恰好在半路与孟金玉擦肩而过。

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向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奔去,就好像她们俩的命运,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做定了抉择。

一声惊呼,孟金玉的右脚踏了空。

顾智民连忙抬手扶住了她:“没事吧?”

“没事,我们快去姜家。”孟金玉摇摇头。

顾智民半扶着她,两个人向着姜家的方向奔去。

望着这一幕,阮雯雯的眸光沉了沉。

她听说过顾智民的事,孟金玉的运气真好,离婚之后,居然还能靠柚柚搭上这样优质的男人。

再反观自己,她与姜焕明在一起之后,凡事都得为他付出,将他伺候得像个大爷一样。

他从来不曾护着她,就好像,她的牺牲全都是天经地义。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她得先去供销社。

只有当姜焕明在单位里一步一步往上爬了,他的事业才能按照上一世的轨迹,慢慢发展下去。

……

妞妞环抱着自己的手臂,将小脸埋在膝盖上,轻轻哭泣。

她不敢睁开眼睛看地面,洪水涌了进来,地面的水越来越深了,连带着,五斗柜也开始摇摇欲坠。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定很疼的。

妞妞很害怕,小小的肩膀颤抖着,脸色也变得苍白。

一般来说,孩子总归是依赖着父母的,尤其是像她这么小的孩子,遇到危险,心底想着的肯定是,若是父母能来救她就好了。

可是妞妞知道,她的爸爸妈妈,绝对不可能来救自己。

毕竟,像他们说的,她只是一个赔钱货。

妞妞垂着眼帘,小声哭了起来。

虽然平时每天都吃不饱、穿不暖,还得干家务,可是,她好想活下去。

她想要像柚柚那样上学,长大之后,像知青哥哥姐姐们一样参加高考,去更远的地方看一看。

“妞妞——是你吗?”

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妞妞不敢置信地抬起头。

屋子里没有灯,黑漆漆的,她依稀能看见那人的身影。

虽然看不清,但是她听出了他的声音。

“小叔?”孩子的声音很轻,带着哭腔,还在颤抖。

下一刻,妞妞睁大了眼睛,看着姜焕明淌着水,走了进来。

她的眼睛仿佛在一瞬间被点亮了,生的希望就在眼前!

“伸手,小叔抱你下来。”姜焕明伸长了手,说道。

妞妞立马点头,她听话地伸出小手,想要去够姜焕明的手。

可是,五斗柜太高了。

她够不着小叔的手,愈发着急,便尽量让自己趴下来。

屋子里太黑了,姜焕明看不清,地面的水又不浅,此时要是踏着木梯上去,恐怕他们一大一小都会摔下去。

两个人都急出了一身的汗。

就在姜焕明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道亮光落了进来。

顾智民迈着大步走进来,而孟金玉则拿着手电筒,为他照亮屋子。

“跳下来。”顾智民站在五斗柜前,看了一眼周遭的环境,张开手臂。

妞妞害怕,但是她从来不会给大人找麻烦。

于是,小家伙颤着双腿,慢慢地直起身子。

底下这么高。

摔下去的话,一定会受伤的。

“不怕,我接着你。”顾智民又说。

孟金玉看出孩子的胆怯。

这是正常的,毕竟这么小的孩子,让她从高处跳下来,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不说别人了,就算是她家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柚柚,也不一定能做得到。

“妞妞,这是解放军叔叔,解放军叔叔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孟金玉耐心地说。

妞妞咬着嘴唇,好不容易才站稳。

姜焕明看着突然冲进来的这两个人,心头不是滋味。

解放军叔叔怎么了?

他不比解放军叔叔弱!

“妞妞,往小叔这儿跳!”姜焕明也张开双臂,说道。

妞妞看了看姜焕明,又看了看顾智民。

最后,她细声细气地答应道:“好。”

姜焕明挑起眉,扫了顾智民一眼,胸有成竹地做好准备,要将妞妞接住。

可谁知,下一刻,一道小小的、瘦瘦的身影在余光之中一闪而过。

妞妞鼓足勇气,缩着脖子,奋力往解放军叔叔的方向一跳。

顾智民毫不迟疑,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妞妞。

姜焕明:……

这小丫头,是信不过自己?

……

这场洪灾,终于过去了。

整个公社,包括凤林村之内的五六个村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上的损失。

相较之下,凤林村损失最小的。

李村长清点之后,与其他村子的情况做了对比,心中十分感慨。

“咱们村这么多号人,就连一个伤亡都没有!”

“虽然房屋和田埂多多少少都遭到毁坏,宁家的房子甚至被冲塌了,但是人没事,就是万幸。”

“这场冬季洪灾太罕见了,其他村子都是措手不及,只有我们村,因为有金玉的提醒,而躲过一劫。”

村干部们商量一番,决定在做好村子的重建工作之后,由李村长带头,给春雨服装厂寄一封感谢信。

感谢的,自然是孟金玉。

现在的国营单位,对个人荣誉还是看得很重的,个人荣誉就相当于集体荣誉,相信这封信一寄过去,单位领导定会对孟金玉进行嘉奖,这应该是她所需要的。

同时,村干部还因为妞妞的事,狠狠地教育了王小芬和姜建明一顿。

上回在旧寺庙时,姜建明就已经被训得面红耳赤,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回家之后,他和媳妇大吵了一架,哪知道没隔几天,他又在村民大会上被叫上台,再次经历一番村民们的指指点点。

姜建明被训得跟个孙子似的,一个劲地点头,只说自己明白了,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王小芬嫁到凤林村这么长时间,之前又作了这么多回妖,整个村子里谁不清楚她是怎样的人呢?

因此,即便被拉到台上批评,她仍旧面不改色、无所畏惧。

大不了就是被骂一顿,村民们就算要笑话,也不过是一阵子而已,她又不会缺块肉!

可谁知道,村干部们早就知道她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了,这会儿也不要求她检讨,而是直接进行惩罚。

“这个月,我们会扣去你十六个工分。”妇联主任何青苗说,“并且以后,村子里的猪圈就由你来负责清理了。”

这下王小芬是肉眼可见的慌了。

她瞪大了眼睛,求村干部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可谁知村干部们早就已经铁了心,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她。

十六个工分代表着什么?代表着粮食啊!

还有,清扫猪圈,那该多臭!

平时这任务是由生产队里犯了错误的队员去干的,还是轮流干,现在,这种活儿,居然落她一个人头上了!

王小芬不甘心。

她又没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凭什么这样对待她?

村干部们现在的手是越伸越长,居然伸到她家里,管她的家事了!

她气得咬咬牙,决定回家之后狠狠抽妞妞一顿。

但是很快,她又打消了这想法。

“妇联主任会将你们家的事情放在心上,时不时去向妞妞以及家里的其他孩子打听情况。要是再让我们知道孩子在家里受了委屈,那么,从今往后这猪圈的清扫工作,全部都由你包了。”李村长说。

王小芬愣了一下,立马听明白了。

村长的意思是,只要她能对妞妞好一点,那么,就能正常回到田地里上工。

“我们听明白了,以后一定不会这么偏心眼,请村干部们监督。”姜建明立马说道。

王小芬也回过神,点头如捣蒜。

这样一来,村民们松了一口气。

大家估摸着,往后妞妞的日子,大概要好过一些了。

村民大会结束之后,大家去生产队领农具,重新投入到劳动之中。

而另一边,姜焕明那边也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因阮雯雯保护供销社物资有功,会将他升为供销社主任。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姜焕明有些茫然。

同事们纷纷上前恭喜,说他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仿佛之前联合排挤他的,并不是他们似的。

姜焕明回到家,对上阮雯雯温柔的笑容。

“那天我保护了物资,第二天一早,领导们来了。我说洪灾来临时,咱们是一起留在供销社的,只是你天一亮就回家换衣服了。”

“林知青和江知青明年二月就要开学了,他们已经在收拾家里,到时候会带着孩子一起搬回到城里住。你现在在供销社的发展风生水起,村长一定会把他们俩的房子分给我们。”

望着她兴奋的样子,姜焕明的心情并没有变得好受一些。

升为供销社主任,对他而言是一件好事,可不知怎的,面对阮雯雯的时候,他的心中总不是滋味。

这些天,他总能想起宁家人求救时,她拉着自己去公社,那坚定却又漠然的神情。

那是三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他突然怀疑,自己真的能和这样的人,过一生吗?

阮雯雯不知道姜焕明在想什么,想着未来美好的生活,她就已经兴奋得不得了。

过不久,他们三房就能分出去了。

到时候,小日子会一天一天,慢慢变好的!

……

柚柚知道顾祈哥哥一家人要离开江城了,但她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一个多月的时间,小团子已经感受到两回离别的滋味,小嘴往下一抿,委屈吧啦的。

“顾祈哥哥,不能等过完年才走吗?等过年的时候,我妈妈会做好多好吃的菜,你和顾叔叔、顾爷爷都可以来我们家吃饭的!”

顾祈无奈地摇头:“我爸爸说,转业之后的调职通知已经下来了。京市的市公安局已经催了好几次,希望他尽快上任。”

顾老爷子揉揉柚柚的脑袋:“我们一家人这回得在京市过年了,要是柚柚愿意的话,可以和你妈妈一起来京市,来我们家做客。”

调职通知一下来,他们一家人就得马不停蹄地离开江城,虽然顾老爷子也不太舍得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是庆幸的。

顾智民与刘安琴离婚之后,她的情绪一直不稳定,好几回背着周鑫,偷偷来纠缠。

刘安琴毕竟是顾祈的亲生母亲,要是事情闹得太僵了,这人将来会成为顾祈的负担,因此,顾老爷子也不想她丢了工作或者离婚。

她自己好好生活,从此不再来打扰顾家,就已经是老爷子最大的期望了。

“从江城去京市,远吗?”柚柚问。

顾祈轻声道:“很远的。”

柚柚歪了歪脑袋,两只手臂张开,使劲地比了一段距离:“有这么远吗?”

顾祈也将自己稍微长一些的手臂摊开:“可能有这么远。”

“啊——”小团子失望地垂下脑袋。

顾老爷子被柚柚天真的神情逗乐了。

这孩子多可爱啊,别说顾祈了,就连他都舍不得。

甚至,他还无数次想着,小丫头要是真能成为自己的孙女就好了。

考虑到这一点,顾老爷子不由看向屋外正在说话的孟金玉与顾智民。

“这段时间,不管是春雨服装厂的工作、是的确良的布料、还是回村救宁兰一家和妞妞,都是多亏了你帮忙。好几次想感谢你的,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孟金玉说。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以你的能力,就算我不帮忙,你也能得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顾智民说。

他们站在屋外的楼道上,孟金玉在准备晚饭,顾智民则将自己的带过来的白米打开,帮她打下手。

她说话时,楼道尽头的一缕阳光落了进来,衬得她的侧面轮廓温婉而又柔和。

他们统共也没见过几回。

每一次见面,顾智民所认识到的孟金玉,都是不同的。

第一次,是在医院,当时他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重新见到父亲和儿子,一家人都非常激动,她细心地扶着老人家坐起来,又给两位部队领导搬了凳子,请他们帮忙做主,说的话不卑不亢,得体而又有分寸。

第二次,是在凤林村。他看见她住得狭窄逼仄,但却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几个孩子们乖巧又懂事,温馨无比。

后来,又是凤林村遭遇洪灾的事。她表现出强悍而又坚定的一面,无数次强调人的生命高于一切,这一点,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人是多面的,是复杂的。

她强悍而又坚定、能干而又有魄力,但在孩子们面前,又会流露出温柔的一面。

“听顾老爷子说,你们一家人很快就要搬到京市去了。” 孟金玉笑着说,“恭喜你们,也祝你将来能有好的发展。”

孟金玉的话,提醒了顾智民。

他们一家子,很快就要离开了。

他犹豫片刻,说道:“希望以后还能再见面。”

孟金玉微微一怔,望向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中。

“会的。”她回过神,笑了笑,“我们在京市见。”

……

顾祈离开江城之后,柚柚没精打采了好些天。

还是姜成和姜果来到城里小住,陪着她一起玩,才让小团子的心里头好受一些。

“姐姐,你和哥哥最近过得怎么样呀?”柚柚软声问。

善善也问:“哥哥姐姐有被欺负吗?”

只要想起后妈,善善就不由打哆嗦,他虽然小,但还记得当时后妈故意弄丢了自己,害得他差点回不了家。

姜果立马神采奕奕道:“后妈压根没机会欺负我们,她每天都要和爸爸吵架,两个人吵得家里头鸡飞狗跳的,就连奶都让他们赶紧搬出去住。”

“搬出去住?”柚柚眨了眨眼睛,“那他们的小娃娃呢?”

“奶说了,他们可以搬出去住,但是,小丑娃一定要留在家里。”姜成说,“只是可惜,他们想要搬出去住,也没机会。”

阮雯雯每天催着姜焕明,让他去向村长申请知青点边上林知青和江知青空出来的屋子。

姜焕明被催得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可谁知道,他刚到村委会,就被挡了回来。

原来,宁家那屋子在洪灾中被冲毁,村长直接让他们一家人搬进知青俩口子留下的屋子去了。

“宁兰姐姐考上了京市大学,这可太光荣了!村长说了,要照顾好大学生的父母,所以,让他们住得舒舒服服的。”姜果笑吟吟道,“原来当大学生有这么多好处啊!”

当然了,村干部们除了照顾稀罕的大学生一家之外,也得照顾供销社的主任啊。

因此,村长承诺,等到宁家原来的屋子修建好,就能让姜焕明和阮雯雯搬进去暂住。

不过,那得等到何年何月呢?

“不管他们了。”姜果摆摆手,又对柚柚和善善说,“再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们俩最近还收了个小弟。”

“是小妹。”姜成纠正她。

柚柚可好奇了:“谁呀?”

姜果神秘兮兮的,让她猜。

“我猜是妞妞。”孟金玉笑着把饭菜端进屋,放在桌上。

姜果乐呵呵一笑。

那天妞妞的遭遇,她和姜成都听说了。

这毕竟是他们俩的堂妹,作为哥哥姐姐,还是不忍心看着她受罪的。

于是,姜成和姜果便开始带着她一起玩。

虽然有时候姜果也受不了妞妞那软弱的样子,不过,毕竟这小丫头怪听话的,多了这么个小跟班,还挺好。

“太好啦!以后就有人保护妞妞了。”柚柚乐呵呵道。

“那我可没这么闲。”姜果说,“她得自己保护自己。”

孟金玉失笑。

这姜果,就是嘴硬心软。

……

凤林村村干部寄来的那封感谢信,还真到了春雨服装厂领导的手中。

如他们所料,领导对孟金玉的行为赞不绝口,因这好印象,还让沈瑜青多给她一些机会,让她尽快融入到成衣组中,组里的同志们互相带动着彼此进步。

和沈瑜青共事,是非常让人省心的。

她说话从不拐弯抹角,也不会将自己的真本领藏着掖着,跟着她,孟金玉学到了不少。

一切都上了正轨,眼看着又要过年了,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孟金玉还得想着,这一年的春节,该怎么过。

而与此同时,跟着妈妈搬进城里的柚柚小朋友,陷入了无尽的迷茫之中。

一是,她觉得班级里的小朋友们对自己并不友善。

这些孩子们,和公社小学的孩子们不一样,他们穿着精致的小衣裳,皮肤白白的,下课的时候有爸爸妈妈骑着自行车来接,坐在自行车后座回家的时候,手中还拿着糖葫芦,看着柚柚的眼神,不可一世,那鼻孔都要朝天了。

柚柚起初还懵懵的,等反应过来之后,才意识到,原来他们嫌弃她是农村小孩呀。

这下子柚柚就不乐意了,大家都是小朋友,难道城里小孩和农村小孩之间还要分个高低吗?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柚柚坐在教室里,气鼓鼓的。

但是,她可不是愿意让自己受委屈的性子。

这事情,小团子得处理好!

不过,与被孤立相比,还有另外一件事,更让柚柚震惊。

她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那就是——

她现在学的课本内容,之前在公社小学,通通都学过!

柚柚愈发觉得不对劲了,跑去班主任办公室:“金老师,为什么我学的是一年级课本的内容呢?我都已经上二年级了啊!”

望着这虎了吧唧的小团子,金老师忍俊不禁。

她仔细询问了情况,才明白,原来直到现在,柚柚还不知道自己来到江城附小之后,上的是一年级。

当时孟金玉来给孩子们办入学手续,填写了资料,明确写下孩子们在公社小学上的分别是二年级和三年级。

但是,江城附小的标准和公社小学肯定是不一样的。

首先,他们觉得特别奇怪的是,去年一个五岁的小朋友和一个三岁的小朋友,怎么能上小学呢?

招生处的同志本打算让这姐弟俩去上托儿班的,还是孟金玉拿来两个孩子的测验卷子,才让他们暂时放下了这想法。

只不过,同意招生是一回事,但让他们直接插班到二、三年级,是万万不可能的,这相当于破例了。

“柚柚,你现在就读的是一年级啊。你弟弟在一年级其他班,他平时回家,没跟你提起来吗?”金老师好奇地问。

柚柚歪着脑袋。

没有啊,弟弟每天“哼哧哼哧”学习,学得津津有味的,从来没告诉她,她上的是一年级。

“我想,应该是你妈妈怕你不开心,没特意提起你现在的学年段。”

“因为现在是下半学年了,我们并不清楚你和你弟弟的水平,所以暂时让你们进一年级上课。当然了,如果你们能在学期末的考试中考出优异的成绩,校方肯定会重新考虑排班问题。”

“也不怪你,咱们年级段班级的指示牌还没来得及做,现在只有一班二班三班这样的字,没写着一年级呢。还是得通知后勤处,早点把班级牌子做起来,免得让人产生误会。”

金老师的这番话,从柚柚的左耳朵进去,又从右耳朵出来。

她现在消化不了这么多的讯息,小脑袋轰隆隆响。

她是不是留级了?

留级了!

呜呜呜。

望着小团子这瞳孔地震的模样,金老师陷入了深思。

孩子似乎受到了好大好大的打击啊……

柚柚耷拉个脑袋,转头出了办公室的门。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这时,办公室角落里,一个中年男人正盯着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紧跟着,这个人走上前:“金老师,我想求您帮个忙。”

金老师疑惑地抬起头,听他说完一番话,随即看向办公室外柚柚小小的背影,陷入沉思。

……

柚柚怎么能忍受自己是个惨遭留级的小朋友呢?

这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于是,她决定好好学习,在学期末考出优异的成绩。

等考试过后,她还得捋起袖子,好好治治那帮欺负人的同班同学!

而就在柚柚努力学习时,凤林村传来了两个消息。

姜焕明失去了供销社的工作。

并且,他和阮雯雯居然离婚了。

柚柚好惊讶。

他们家是不是出什么大事啦!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房子】、【y】灌溉的营养液,我会继续努力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