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至她于死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陛下,这一点小小要求对于至高无上的您来说应该成问题吧?”

这话已经把西凉王捧得极高,而且是当着这么多文武百官的面,西凉王若是拒绝,那不是间接承认自己并非尊贵之人吗?况且西凉王认定了这个“猪无能”就是一小小的平常百姓,能翻起什么浪。

他立即大笑,还不停地拍打龙椅扶手。

“哈哈哈哈哈哈!朕答应你就是!”

宋溪眯眼,丝毫不嫌事大的再添一句。

“陛下金口玉言,就算是百八匹马也追不上,既然如此……”

席位上的容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莫非溪儿她要当众暴露自己身份!思及此,容连正想冲去拦住她,可也是迟了!

大殿中央,宋溪直接抬手一扯头上固定发髻的筷子,万千青丝瞬间披散而下,如瀑布般倾泻,悄无声息的遮挡住了她一半小脸。

原来这武状元竟然是个女人?

容连眸光一闪,立即朝着后方挥手。

“快,上歌舞!”

美妙的笛声响起,立即团团遮住了宋溪的身影,可是现场众人不是傻子,就在这时,司马荣立即拍桌站起身。

“谁让你们上来的,退下退下!”

宋溪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中,可是她背脊挺直,似乎一点也不害怕。

司马荣走出席位,看向西凉王拱手。

“陛下,此人明明是女儿身,却要装作男儿参加武选,这定是蓄意谋之!”

大理寺正卿段之寅也站了出来,“陛下,这可是欺君之罪,让微臣把这个冒名的贱人拖去大理寺严刑逼供,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

容连连忙道。

“陛下,此次武选并没有言明女子不能参加,臣倒是觉得此人有勇有谋,好好培养,将来倒是一名好将才。”

容连的话正说中了西凉王的心思,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能用的都是个好棋子。况且他刚刚已经说过不会因事迁怒于她家人,既然如此,他身为帝王,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断送了一颗好棋子的前途。

思及此,西凉王眸光深幽,紧盯着那几个站出来口口声声要严惩的臣子。西凉王抬手,怒指!

“你——!还有你你你!你们都是朕的好臣子啊!”

平日里觊觎玉无忧,他都是装傻充愣,可是他并不是真的傻,如何不知道这些人心里装着什么?一个个还真是以为西凉的这把龙椅换人了吗!即使有玉无忧在,西凉的这把龙椅如今也是他坐稳了的!

一看西凉王这意思,是要袒护这女扮男装之人了,司马荣和段之寅对视一眼,虽然段之寅是三皇子的人,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不一起抗敌,他们的位子也别想坐了!

“陛下,三思啊!”

“陛下,咱们西凉自先祖以来就没有女子参加武选及入朝为官的先例啊,这么做,恐怕会落下一个不尊礼法的罪名啊。”

西凉王冷哼,直接忽略两人,看向了宋溪。

“你,抬起头来,让朕好好看看。”

司马荣以及段之寅皆是一惊,西凉王这意思就是认定此人为今年的武状元了!

宋溪看了一场好意,心中冷笑,这乌烟瘴气的西凉朝廷若没有摄政王镇镇场子,就这些个只想着自己获利他人死翘翘的大臣们,西凉早就被其他国家给踏平了!想到这,宋溪突然有点心疼玉无忧了,一个王者带着一群菜鸟,算什么事嘛。

宋溪心思百转千回也只一瞬间,她抬手拭去遮住脸的发丝,顺带还用绢帕擦去了脸上的煤灰。她既然已经打算在这个如泥潭般的朝堂中站稳脚跟,就已经想过了今日自己这一举动的后果。

在场众人每一人的目光都被她的动作所牵引,随着她拂过发丝,女子面容也缓缓浮现。

大殿内众人齐齐倒抽气!

“她不是宋溪吗?”

“怎么是她?”

“宋尚书,这……你怎么看?”

坐在司马荣身边的宋怀一惊,盯着宋溪他心底陡然一凉。

“死丫头,这是故意的吧!”

西凉王瞬间大怒,直接拿起酒樽就朝着宋怀处一砸!

“宋怀,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凉王现在全无了方才的欢喜,眸中全是怒火。他这一吼完,宋怀直接惊得跪在了殿内。

“陛下,臣……臣完全不知啊!”

西凉王一拍桌子。

“不知?人都站在这了你还不知?真当阵是傻得吗?”

“小女最近已经搬回了将军府住,臣当真不知此事啊!”

这很明显是把锅甩给了将军府,容连瞪了一眼宋怀,眼中只剩下厌恶,正欲跪下说些什么。宋溪直接拦住她,走到了场上所有人的身前,她直视西凉王,眸光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

“陛下,你一言九鼎,该不会矢口否认方才的当众之言吧?”

西凉王手中拳头紧拽,显然是怒极。

“哼,就算不牵扯你家人,可是你女扮男装参加武选,分明就是欺君!欺君之罪,就算是五马分尸也不过分!”

容连脸色瞬间苍白一片,立即道。

“陛下,是家妹愚钝,请您看在容家历代子孙为西凉效犬马之劳的份上,放她一条生路吧!”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点西凉王就来气,他已经忌惮将军府很久了,本来这次武选就是为了选拔新人好权衡将军府在朝势力,没想到这魁首还是落在了将军府自己人手中!

宋怀眼珠儿一转,立即道。

“陛下,恕臣管教不严之罪,若是陛下不好动手,那就把这个逆女交给臣,臣一定帮陛下做好此事。”

容连冷笑。

“宋尚书好大气魄,为了独善其身,宁愿舍弃自己女儿性命!这点,我容家就算是几辈子也是学不来的!”

席位上安之毓着急的已经捏碎了好几个帕子,“大哥,要不你去为宋溪姐姐求情!”

安之炎眸光一闪,摇头。

“之毓,这是将军府和尚书府的事,咱们武安侯府最好别掺和进去。”

“大哥!”

“好了,别说话了。”

在这一刻,宋溪也算是看明白了,只有在自己身处危险之地时才明白谁才是真心待你。

她昂首,紧盯西凉王怒容。

“陛下,女扮男装未告诉您是小女的不是,不过陛下知人善任,不知可否听小女这最后一言。”

安之炎皱紧眉头,盯着自己这个前未婚妻,不知道她一个女流之辈到现在了还想搞些什么。和他一样想法的人在这里还有许多,基本人人都是看戏的心态。

特别是司马荣,如果这次能把将军府和尚书府一起扳倒,那可是一大快事!

“陛下。”

宋溪说了这一句,西凉王的眸光重新看向她,眸中都是厌弃。

“我宋溪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之事和将军府每一分一毫的关系,且他们也不知道我参加武选之事。”

这话,把将军府撇干净,倒是把尚书府晾在边上,摆明了不想理会。

宋怀擦擦自己脸上吓出来的汗珠,心想自己怎么不在这贱人生出来时就给掐死!

西凉王从鼻息中呼出了一道浊气。

“那好,来人!把这欺君之徒关去天牢……!”

容连神情一慌。

“陛下,三思啊!”

安之毓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连忙跑了出来跪在了容连的旁边。

“陛下,请你一定要三思,她再怎么也是此次的武状元!”

“今日谁敢给她求情,谁就同她一起关进天牢!”

有话随风起,恍惚间飘了来。

“若是本王呢。”

声音狂傲霸气,带着力王狂澜的气息,直接惊得金銮殿里众人停下动作,纷纷看向了大殿门口!

男子一身泛着金芒的玄色长袍,行云流水走来时,如在地上铺就的白砖上洒满了一朵朵绚丽的曼陀罗。

宋溪转头看去,一抹日光正照在他半脸上的银色面具上,点点华光,霎时间震慑人心!

他……他不是病了吗?怎么突然好了?

正在女子思索间,男子不顾旁人不可置信的眼光,直接走了过来,扶起跪地的宋溪。

“起来,他不配你跪。”

男子此时双眸中似乎只有她,一手扶着宋溪手腕,动作是那般的温暖和小心翼翼。

“玉无忧……你的身体……”

玉无忧嘴角邪魅一勾,看到她无恙,他就安心了。随之他朝着宋溪嘘了一声,然看向了高位上的那穿着明黄色龙袍之人。

“陛下,几日未见,你的脾气见长啊。”

西凉王一惊,双眸闪了闪,似乎还未从方才玉无忧出场中缓过神来。

“不是……不是说皇弟身体抱恙,要息心调养吗?”

若是平时,西凉王根本没有胆子敢在玉无忧面前说三道四,他也就是看在前几日玉无忧性子大变,心中升起了几分侥幸心理。只希望今天的玉无忧依旧如前几日那般……只是,今日西凉王可是算岔了。

玉无忧挑眉,朝着一旁递了一个眼神,他身后的月杀立即从旁边搬来了一把椅子。

“主子,请。”

玉无忧袍子一撩,落座。那样子,根本不把西凉王放在眼中。

西凉王双唇紧抿,手中拳头拽紧,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跌坐在了自己那般冰凉的龙椅上。
sitemap